评歌品茗
 

<bgsound src="huanghunfangniu.mid" loop=infinite>

 

 

 

迷梦

词曲:许建强

留心中的一个梦
梦里依稀之中不知所终
曾想起当天的故事  
以往多少伤感未许从容

藏深秋的一个梦
梦里轻飘飘的不知所终
曾许出几多的誓愿
远去分手一刻 倩影朦胧

爱意~~~是场梦
纷纷扰扰真真假假 只感作弄
重逢~~~心更空
恍恍惚惚空空虚虚 渐感迷朦



去过雨龙轩多次,每次都要在首页驻留良久等待那个“迷梦”Flash。这样等了无数次不果,终于放弃。认定电脑设备不济,自叹命苦。

那日报着一线希望又傻等一番,竟然出现了图像,但仍然没有声音。垂头丧气地跑去“难忘佳影”分区再试“酒红色的心”片段,又过半晌还是一片空白。沮丧之余突然心生一念,决定回去刷新一下首页页面。万没想到耳边竟然响起幽怨的琵琶前奏!听第一遍时都怔住了,各种疑问慨叹纷至沓来:原来还有这么好听的歌?!竟然当时没有走红?!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许建强的词曲搭配天衣无缝,民乐的琵琶与摇滚乐的电吉它相得益彰,但最美不过的始终是汝佳的歌声。不是一味地卖弄音域或技巧,而是自然真挚的感情流露。无论是前段妙不可言的独唱,还是高潮部美不胜收的重唱,都那么令人惊叹。初品时宛若清茶,但稍加回味竟不知不觉醉倒其中。唱歌唱到这个份儿上,我是无话可说了,只觉得脊梁骨一阵阵地冒凉风(这话是英文直译:send chills up my spine)。怪不得陈汝佳最喜欢这首歌,虽然他唱过很多好歌,但这首应该是他真正意义上的代表作。如今回首,又象是他一生的写照。再没有什么更能体现他那难以形容的内在气质的了。听过无数关于梦的歌,唯有这首最能得梦的精髓,华美,迷幻,诗意。大白天听了这首歌半天回不过神来,仿佛在漫天花雨中惊见佳人,只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

几乎想让哪位港星快来翻唱一下,不大红大紫才怪。不过转念一想好象没几个人配唱这首歌。;)


 

碎了

词:小岛洪海 
曲:许建强


灯影碎了 我模糊了 呼吸心跳 感觉失效
街道走了 我迷路了 躯体灵魂 无处可逃
歌声响了 我陶醉了 别的声音 全听不到
时间停了 记忆断了 从前往后 都被你没收了

这个城市今夜任你放纵 随随便便交出我的心情
风情万种的你反复追问 你爱我吗
这个城市今夜为你倾空 完完全全配合表达爱情
春夏秋冬集中冷冻热量 冰封我 燃烧我熔化我 也要我 为你动情

歌声响了我陶醉了别的声音 全听不到
时间停了 记忆断了 从前往后 都被你没收了
灯影碎了 我模糊了 呼吸心跳 感觉失效
街道走了 我迷路了 躯体灵魂 都被你没收了

这个城市今夜任你放纵 随随便便交出我的心情
风情万种的你反复追问 你爱我吗
这个城市今夜为你倾空 完完全全配合表达爱情
春夏秋冬集中冷冻热量 冰封我 燃烧我熔化我 也要我 为你动情



这是汝佳复出后的一首快歌,据说是日本音乐人与许建强联合打造。不过曲风却完全不是来自东方,而是墨西哥的sausa舞曲。汝佳以前唱过一首类似风格的“陌生的我”,但那首是翻唱麦当娜,而这首则是原唱。难得的是这首歌无论从配乐,节奏,旋律等各方面风味都相当纯正,不知道的很容易误以为是翻唱中南美洲的哪首流行歌曲。不信请注意首尾虚无缥缈的高假音,相映成趣的西班牙吉它和小提琴间奏,加上略具挑逗性质的歌词,无不让人联想到诸如Enrique IglesiusMarc Anthony等当红拉丁歌星的作品。甚至汝佳的嗓音和音域也与那两位以性感著称的歌手颇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汝佳唱得比较含蓄温和,不象他们那么狂放和火辣。当然这是性格使然,不过这改良派拉丁情歌倒也别具一格。害羞的拉丁情人?虽然没听说过,但看来也是很迷人的。:)


 

蓝与黑

曲:王福龄
词:陶秦


蓝呀蓝 
蓝是光明的色彩
代表了自由仁爱
当太阳照到大地
你看见了蓝蓝的青天碧海
黑呀黑
黑是阴暗的妖氛
代表了堕落沉沦
当夜幕笼罩宇宙
你小心那黑黑的深渊陷井
这是个什么时代
这是个什么社会
为什么给了我们蓝
还要给我们黑
认清楚蓝的珍贵
不要给黑暗迷醉
流出更多血跟汗
要把那黑的粉碎



翻唱这首歌需要有一定的胆量。不仅因为它是一首警世之作,所以不免会引起某些作贼心虚的当权者的敏感,更因为它对歌者的素质是个考验。演绎过此曲的歌手名单上赫然列着徐小凤,罗文,潘秀琼,凤飞飞,这一大串唱功卓绝的前辈们的名字,这本身就足以让多数后来者知难而退了。再者,这首老歌诞生于1965年,是香港邵氏公司出品的同名电影的主题歌。词作者是该片导演陶秦。电影改编自王蓝的畅销小说,是个以抗日战争为背景的爱情故事。原唱是百代时期的红歌星方逸华。无论是电影本身和歌曲如今都成为怀旧经典。对后来的年轻歌手来说,如果没有相当敏锐的历史感和深厚的内涵是很难重现那个年代的视角和心态的。

陈汝佳的“蓝与黑”是以徐小凤的版本为蓝图的,编曲肩架上基本沿用了杜自恃的手笔。以女声重唱烘托主唱,以钢琴陪衬主旋律,间奏采用交响乐。但徐小凤版首尾和间奏都贯穿着一个非常明显而又略显单调的钢琴背景节奏,这个暇疵被佳版改成了比较柔和的鼓点节拍。另外这是所有我听过的版本中节奏最快的一个,从原来的慢板变成了中慢板。汝佳唱这首歌的特点是特别连贯,而且也是各种版本中最柔和的一个。可能因为节拍略快的原因,他把很多句之间的换气都省略了,比如“流出更多血跟汗,要把那黑的粉碎”这两句被他连起来唱了。罗文先生的版本是我唯一听过的另外一个男声版(我有他的<盼望的爱情>国语再版专辑供比较)。他的唱功自不必说,但他高潮部用的颤音比较重(不过还没达到谭校长那种颤音颤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个人一般比较喜欢无颤音,或少颤音的唱法,觉得听起来更自然。罗文版的开头几句非常柔美,最后几句比较慷慨激昂。凤飞飞也是如此,开始的唱腔象个撒娇的女孩,中部以后突然转为很悲愤,虽说令人玩味但又略显突兀。连一向从容不迫的徐小凤在最后几句中也显示出了“要把那黑的粉碎”的豪情。唯有陈汝佳把“蓝与黑”从头至尾唱得既柔且稳,给人一种在平静的海面上荡漾的幻觉,但又有一种风暴随时可能来临的危机感。细听下便能感觉他的高音部游刃有余,韧劲十足,以柔克刚。可见1988年的陈汝佳,虽然仍是以翻唱为主,但绝非一味模仿。通过这首颇有难度的老歌,我们不难看出他对歌曲超凡的驾驭力,以及与众不同的个人演唱风格。
 


 

是什么在呼唤

词曲:毕晓世

是什么在呼唤我的心扉
请唱出那熟悉的歌
是否往日的感觉还在回忆
象那钟声不停地徘徊

是什么在呼唤我的温柔
请伸出那哭泣的手
是否今夜的相聚还在流泪
象那钟声敲碎你和我

在天空中唱著我伤心的歌
却没有人能听得到
在原野里追忆著往日的你
却依然感觉孤独
是什么在呼唤



这只怕是陈汝佳录过的曲目中起调最低回,感情最深沉的一首。与“夏夜最冷的街头”一样,这是又一首几乎被淡忘了的陈汝佳原唱歌曲。不可否认,它不流行的原因之一是音域落差太大,旋律不易掌握。主歌一直在中低音部徘徊,副歌在变化中几次异军突起,唱起来一不小心就会走调或失控,因而并不适合广泛传唱。但汝佳本人却选择两次收录这首歌,可见他对此曲的重视和钟爱。

“是什么在呼唤”单就词曲搭配而言绝对是上乘之作,加上汝佳的声线犹如一把凄婉的中提琴般完美,但必须承认这首歌听多了不免令人胸口发闷。前两段唱得满腹忧伤,心事重重,副歌总算提供一个可以高声宣泄的机会,但偏又点到为止,生把澎湃着的感情压了回去。这也许就是那种陈汝佳后期使歌者听者都心情压抑的一个例子了。“在天空中唱着我伤心的歌,却没有人能听得到;在原野里追忆着往日的你,却依然感觉孤独”,可能没有多少人会闲来无事点唱这种自我折磨的歌词作为消遣。尽管这种歌曲想必对身心健康没有好处,它却使我联想到一些风格类似的摇滚经典,比如钢琴抒情版的Phil Collins成名曲“In the Air Tonight”(今晚夜空中)。继而想到,不知摇滚版的“是什么在呼唤”又会怎样呢?


 

冲出自己的天空

词曲:不详

默默地注意著四周
人群象海浪般的汹涌
告诉自己莫迟疑
要努力去实现未来的梦

忍着心中的悸动
一切的光荣就在尽头
告诉自己莫迟疑 
要把握最后的这一刻钟

摆脱时间的左右 
让全世界在下一秒感动
超越速度的颠峰 
让胜利永远属于我

冲 一起向前冲
汗水不会白流
冲 一起向前冲
冲出自己的天空
冲 一起向前冲
等待不会成功
冲 一起向前冲
冲向荣耀的高峰



这首歌是陈汝佳对励志歌曲的一个尝试。不清楚词曲作者是谁,但相信一定是受了台湾飞碟唱片的陈乐融/陈志远等人作品影响的。对于我这种王杰歌迷来说,甚至从编曲角度听来也是非常耳熟的。不知汝佳当年录这首歌之前有没有多听几遍<七匹狼>主题曲“永远不回头”,其中那句“再大的风雨我和你也要向前冲”是衡量所有这类歌曲的一根标杆。相比之下,这首内地原创(?)的“冲出自己的天空”歌词欠缺层次感,内容笼统甚至略显空洞。汝佳的声音,其实比王杰和张雨生的要圆润绵厚,但唱起这首歌显得有些不紧不慢。虽然副歌中极力利用紧密的鼓点增添急迫感,但听起来还是温和有余,激情不足。另外“让胜利永远属于我”后面那个高音难度本来很大,但被汝佳唱得太轻松自如,结果反而给人印像不深。想不到吧,原来唱功好还有这样的坏处。而王杰唱“永远不回头”时其实有几个音有点吃力,但正好给人一种特别不要命的感觉。记得第一次听到这首陈汝佳的歌时,我和好友相视一笑,哪有这样优雅的“冲”法啊!虽然不难听出歌者已经很努力了,但还是无法充分体现出那种血气方刚,初生牛犊的劲儿。


 

男孩看见野玫瑰

词:李废
曲:黄韵玲


喜欢容易凋谢的东西
象你美丽的脸
喜欢有刺的东西
也象你保护的心
你是清晨风中最莫可奈何的那朵玫瑰
永远危险也永远妩媚

男孩看见野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清早盛开真鲜美
荒地上的玫瑰

不能抗拒你在风中
摇曳的狂野
不能想象你在雨中
借故掉的眼泪
你是那年夏天最红最奇幻的那朵玫瑰
如此遥远又如此绝对

男孩看见野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清早盛开真鲜美
荒地上的玫瑰



最早让我接触这首歌的是赵传的版本,在他2000年出的精选集<赵·传奇>中听到的。单就唱功而言,赵传或许是八十年代末出道的那批台湾歌手中实力最雄厚的一位。他那明显受摇滚影响的嗓音,兼具超群的音域,力度和质感,曾助他于强手如林的1992年台湾金曲奖中杀出一条血路捧得最佳国语男歌手奖(其他入围者包括王杰,童安格)。九十年代初是赵传把这首台湾创作才女黄韵玲的歌唱出了名。

按理说“先入为主”,但当我第一次听到佳版“男孩看见野玫瑰”时,却惊奇地发现这首歌与陈汝佳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撇开歌手的形象不谈,赵传对这朵玫瑰的诠释有些太过风尘,没能充分体现出歌词中所描绘的那种“奇幻”和“妩媚”。他对副歌部的高音虽然把握得非常准确,但太过平实,不如佳版的那么惊艳。而且整首歌自始至终采用的是相同的演唱风格,缺乏变化。而陈汝佳把主歌唱得悠扬舒缓,若有所思,然后“男孩看见野玫瑰”那段则转为空灵虚幻,仿佛踏入了一个童话世界,造成现实与梦想的一个反差。他那孩子般敏感的艺术触觉在这首歌上找到了用武之地。值得一提的还有这个版本对女声合音的运用,使人想起佳版“外面的世界”,成功地起到了进一步渲染气氛的作用。而赵传版的女声背景显得太模糊,给人可有可无的感觉。其实这首歌所要求的忧郁而又纯真的声线一直是陈汝佳的专利,赵传虽然没有辱没了它但也未曾把它的意境完全演绎出来。我很庆幸一首好歌终于找到了它真正的主人。

 


 

听不懂的话 

词曲:黄舒骏

我曾经怀抱著一个梦想 我以为是最伟大的希望
但有人用我熟悉的文字 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他说孩子不要天真地太不像话 现实的世界它就是这样
请不要试图去改变它 我想还是改变自己吧

我曾经遇到了一位姑娘 我以为是我永远的她
但她用我熟悉的文字 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她说因为爱你所以要离开你 这样我才能永远想念你
虽然痛苦在心里但我仍愿意 看着别人一辈子陪伴你

我曾经走到了一个地方 我以为是我永远的家
但人们用我熟悉的文字 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他们说这里没有所谓的地狱天堂 每一个人的好坏都没什么两样
也没有所谓的喜悦悲伤 因为脸上的表情都很像
他们说努力也罢 懒惰也罢 机会和运气才是成功的妈妈
相信也罢 不信也罢 反正每一个人都要长大

我曾经这么想我常常这么想 是否我语言能力太差
为何到处是我熟悉的文字 到处有我听不懂的话.. 



“听不懂的话”是一首愤世嫉俗的民俗摇滚歌曲,这种风格不仅在所有陈汝佳唱过的曲目中是绝无仅有的,就是放眼90年代初整个内地歌坛也很少见。它的作者和原唱是海峡彼岸那个吟游诗人般的创作才子黄舒骏。如果把罗大佑尊为华语世界的Bob Dylan,黄舒骏便可被比作同样才气逼人但作品不多的Peter Gabriel。这首黄氏早期代表作品以摇滚民谣中常见的行进鼓点和简洁到近乎单调的旋律为基调,巧妙地运用几段耐人寻味的叙事来表达一个热血青年对现实社会以及爱情的质疑和不满,活脱脱一个台湾校园版的“Like a Rolling Stone”。黄舒骏的嗓音,比起Bob Dylan和罗大佑二位前辈的确中听了许多,但仍明显具备民谣歌手的特点,时常给人以呐喊甚至传道的感觉。这些忧国忧民的“严肃派”创作歌手们力图以深刻的歌词内涵探究人生哲理和剖析社会现象,但往往比较容易忽略旋律和音质等更加直接的听觉效果。好在黄版“听不懂的话”基本避免了以上常见纰漏,虽然从歌唱技巧而言偶而有点力不从心(出现在他第一张专辑里完全可以理解),但总体上仍不失激情感人,而且主旋律也可谓琅琅上口。这样到位的原唱着实给翻唱者出了一个难题。

令人宽慰的是,陈汝佳版对这首在当时算得上“另类”作品的拿捏相当准确。当然从音域上来说这首歌曲对他不能构成任何挑战。他的版本在高潮段落不象黄版给人竭尽全力的感觉,加上换气衔接处完全不留痕迹,这些都显示出千锤百炼的专业演唱功底。但难得的是他根据曲风在唱腔上做了相应调整,吸收学习了摇滚风味的那种开放随性的发音,无形中拉近了歌者与听众之间的距离,有别于他演绎抒情歌曲时秀丽工整的唱法。这个版本虽不象原唱那么愤青,听来却也坦诚率真,意气风发。编曲将节奏略微加快以后,整首歌的效果也显得愈发流畅。背景鼓点的强化进一步渲染了那种理想主义者向世俗宣战的豪情。鼓点暂停时的一段清唱突出了那段发人深省的感慨“我曾经这么想我常常这么想,是否我语言能力太差;为何到处是我熟悉的文字,到处有我听不懂的话..”。佳版的妙处在于它既给人一种无法抗拒想要合唱的冲动,又给人一种大众化以及难度不高的错觉。其实把这首歌唱下来容易,要想把这首歌唱得如陈汝佳般行云流水气贯长虹却并非易事。

 


 

最后一朵红玫瑰  

词曲:李子恒

献给你 我的爱 最后一朵红玫瑰  
我知道你想要离开 回到你那原来的世界  
珍重吧 我的爱 我心爱的红玫瑰  
你的美丽我最明白 不再属于我的季节  

破碎的心是你手中将要凋零的玫瑰  
当你无意中滑落的泪  
是否为了表示这是你唯一的安慰 

让我再邀请你今夜最后一支tango 
请你所有伪装的眼眸  
陪我在你手中旋转著你的迷惑旋转著你的沉默  

再会吧 我的爱 最后一朵红玫瑰  
你的眼神我最明白 眼泪不会再重来  



这是一首很考验歌手的音域和技巧的歌,想不到两个版本都是男声演唱。刚听到陈汝佳版本时以为是翻唱徐小凤,随即有点疑惑,因为歌词明显是从男人的角度写的。后来恍然大悟,原来它的原唱就是以嗓音清亮著称的台湾歌坛长青树:“小哥”费玉清。这首歌选自他1987年录制的<跟着地球旋转>专辑,据说是台湾中视电视剧<长江一号>中的插曲。该剧讲述的是抗战时期一个国民党谍报人员的传奇经历,有点象台版007。那张专辑中还有“分手的午后”和“大河涨水沙浪沙”。所有这三首都被陈汝佳翻唱并收入1988年湖北音像艺术出版社出的<陈汝佳特辑>,可见他对费玉清那张专辑的喜爱。

“最后一朵红玫瑰”这首歌无论从旋律或节奏而言都是标准的探戈舞曲,词曲来自那位与陈志远齐名的著名幕后创作高手李子恒(姜育恒,王杰,小虎队等飞碟唱片旗下艺人的很多歌都出自他的手笔)。他的作品以忧郁的抒情歌曲为主,因而也是陈汝佳常常翻唱的,比如“等爱的人”,“那一夜好冷”,“旅”,“一个人”,还有“爱要怎么说”。陈汝佳录这首歌时只有24岁,虽然之前已在歌厅磨炼多年,但毕竟在全国听众眼中只是个刚刚崭露头角的歌坛新星。诚然,在台湾歌手中,费玉清的音质和声线与陈汝佳还算比较接近。但作为一介新人竟然在首张专辑里就挑战费玉清这种著名实力唱将的歌曲,着实令人替他捏把汗。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这也说明初出茅庐的陈汝佳那时已经具备相当强的实力和自信。

1987年费玉清30岁,正值事业高峰期。而今重温他的原唱,果然高亢纯净,尽显其雄厚的演唱功底。这个版本节奏舒缓,高音部甜美轻巧。虽然这首歌在“小哥”的诠释下变得更象小调而非舞曲,听起来倒也别有韵味。但美中不足的是由于咬字太刻意,加上一些转音的处理给人掐着嗓子唱的感觉,因而略有做作之嫌。加之他的演绎方式似乎把听者注意力都集中在高超的演唱技巧上,容易使人忽略歌词的内容和所蕴含的感情。以前听过费玉清的一些其他歌曲,也时常给我一种太过工笔,不够洒脱的感觉。相比之下,陈汝佳版明显不那么拘谨(可能与他那时的年龄也有关吧),听起来潇洒自然,舞感很强。其实单就音质而言两个版本可谓不相上下,各有千秋。但难得的是,陈汝佳的演唱在优美轻快的旋律中仍然让听者感受到了歌中人感情被欺骗之后的那种深埋心中的痛苦与无奈。由此而言,“最后一朵红玫瑰”不失为陈汝佳的翻唱歌曲中又一首青出于蓝的力作。

值得一提的是陈汝佳早期翻唱的歌曲经常把原曲的节奏略微加快,使慢歌变得更连贯,而中快板歌则变得更加活泼动感,这首歌也不例外。这种编曲处理与他后期歌曲节奏偏缓的风格是截然相反的。其中原委应该与他的心情和喜好的转变不无关系吧。
 


 

夏夜最冷的街头  

词曲:不详 

美丽的霓虹灯闪烁在四周   
愉快的人群从我身旁掠过   
不记得自己到底走了多久   
只觉得夜和哀愁一样无尽头   

不断 不断 回想那温柔  
可笑是我还在情海沉沉浮浮  
忘了吧 忘了吧 全都忘吧  
情断如春去 谁也不能够挽留 

美丽的霓虹灯闪烁在四周
愉快的人群从我身旁掠过  
不记得自己到底走了多久   
只觉得夜和哀愁一样无尽头

告诉我 告诉我 究竟为什么
真心付出却换来了冷冷的寂寞   
冷了情 冷了心 今夜好冷   
我独自徘徊夏夜最冷的街头



这首歌的前奏一起,马上令人联想到若干首邓丽君的七十年代名曲。后来惊讶地发觉它竟是陈汝佳最早的几首原唱歌曲之一。歌名则经常给我带来一个北美情调的联想。马克吐温曾如此形容我的第二故乡:“我度过的最冷的一个冬天是旧金山的一个夏天”(The coldest winter I ever spent was a summer in San Francisco)。因此每听这首歌都仿佛会感到一股凉气袭人的夏夜海风从金门大桥脚下吹来。

但很明显,“夏夜最冷的街头”中所提到的“冷”是指心境,不应字面解释为外界气温。实际上,词作者的本意是要刻意造成两个对比:炎热的夏夜和冰冷的心情,愉快的夜市人群与孤独伤感的“我”。陈汝佳在这首歌中的演唱不温不火,既充分抒发了内心的情感,又没有犯年青歌手普遍喜欢哗众取宠的通病。这种成熟和自信在他那时的年龄着实不易,显示出一种少见的大家风范,或者用英文说就是有“class”。似曾相识的曲调,迷茫惆怅的歌声,象一副印象派的油画般绘出一个令所有情场失意过的人们都感同身受的场景。可惜,当下华语歌坛中能把这种复古(retro)风味很浓的仿老歌唱得这么纯正的也聊聊无几了吧。


 

八又二分之一  

词:吴念真 
曲:李寿全


异乡的旅店 失眠的清晨  
远方悠悠响起火车的汽笛     
沉寂的冬夜 晚醉乍醒之际     
冷月下风铃声韵凄凄    

微雨的城市 塞车的黄昏   
风里断续传来熟悉的旋律  
搬家的前夕 惆怅的情绪    
孤独翻阅著零散发黄的日记  

拥挤的人群 陌生的少女
似曾相识的面容 拍醒青春的记忆    
动人的电影 暗暗的角落   
一个愁悒的女人 眼里泪光闪烁 

颓丧的日子 午夜的街头 
卡拉OK的男人 音哑的喊著他们的歌 
  
忙碌的工作 失神的片刻   
电话那头往日的恋人生日快乐 

那是九月的午后 
 

1986年,台湾音乐制作人李寿全推出了他的首张独唱创作专辑<八又二分之一>,以此作为对意大利著名导演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于1962年拍摄的电影<八又二分之一>的致敬。那部电影具有毫无掩饰的自传/自嘲性质,内容涉及一位意大利导演在苦心寻觅下一部电影作品的艺术灵感时对自己过去的几段感情的回忆。影片的名字算得上一个“知情者的笑话”(insider's joke)。因为费里尼到那时为止单独执导过6部电影,加上三部与其他导演合作的电影(每部算一半),共拍过7部半,所以这部电影完成下来就算八部半。它是艺术电影界的经典,曾荣获1963年最佳外语片奥斯卡。李寿全想必是很欣赏费里尼这部影片所代表的每个艺术家所必经的自我剖析和自我突破,于是以它来命名自己的概念专辑和同名主打歌。歌词的作者是台湾著名编剧吴念真,可想而知也是熟知并喜爱这部费里尼经典的,不仅在歌中提到了一些影片中的情节(比如“电话那头往日的恋人”等等),而且成功地将费里尼大师非常南欧的表现手法和风格嫁接到了80年代台湾的社会背景中。

陈汝佳在88年翻唱这首歌本身就是一件既出人意料又令人暗暗佩服的事。因为从各方面来看,这首歌对于一位以唱功见长的非创作歌手来说都不是一个当然的选择。第一它的旋律并不是很上口,第二它也不是那种音域落差大很容易显示唱功的歌,第三题材不是很浅显易懂,如果换到现在谁如果翻唱这种歌很可能被骂为“故作深沉”。可以说选择翻唱这首歌违反了好几条流行歌坛不成文的规定。甚至,从这首歌的肩架结构而言,它原本就不属于狭义的流行歌曲范畴。歌词以简练的笔触勾勒出八个乍看起来似乎毫无关联的心情瞬间,然后在第九个场面尚未完全展开之前嘎然而止。李寿全的作曲也是与流行常规背道而驰的。曲调没有明显的高潮,无主副歌之分,似乎并不急于抓住听者的注意力,而是在背景里缓缓地荡漾着,营造着一种欧洲艺术电影里常见的那种慵懒唯美。费里尼式的浪漫与敏感,毫无痕迹地被转化为东方所特有的怀旧与神伤。不知是否有意,但这首歌中对电吉它的运用隐隐令人回想起85年刚刚在英国声名大噪的恐怖海峡乐队以及那首低缓悠扬的"Brother in Arms"。原唱的声线也与Mark Knopfler有些相似,属于若有所思的低沉喉音。陈汝佳的早期歌曲多数比较突出他清澈的高音,而这首则是相对较少见的一首中音部曲目。<八又二分之一>本来就是一首贵族气息很浓的歌,而陈汝佳纯净的演绎更流露出一种不经意的高雅,令人沉醉于一幅幅梦幻般的画面,为这首以意境见长的歌曲平添了一层更容易接受的美感。听后感慨:如果生活也这么美就好了!

听了李寿全的原唱,你可能惊叹他构思的精妙和吴念真先生笔下的诗意,然后你会把这首歌珍藏起来,不大问津。但是听了陈汝佳的翻唱,你却可能会去重复回味,甚至会学唱,因为这首歌不再只是两个天才的试验成果,而成了一种感官上直接的享受。作者写这首歌的本意或许是用它来抒发一种心境,营造一种氛围,在艺术上的一种创新。但他一定没有想到,经过翻唱以后这首歌能够超越偶而充当知识分子家中背景音乐的命运,被一些完全不了解它的由来和深意,而且来自社会各阶层的年轻人所喜爱以至传唱。甚至会有人由于对翻唱版的欣赏才认识了李寿全这个名字,从而去关注他的其他作品。为此我们必须感谢陈汝佳。虽然他的名字几乎被人们淡忘,虽然他由于不是创作歌手而被有些人轻视,但从他翻唱的曲目和质量上可见,他的确一直是个品味独到艺术至上的歌者。事实证明,这首非商业化但内涵深刻的好歌除了他以外就再没有别人翻唱。
 


 

《记,念。陈汝佳》 (豪华套装 2CD+1VCD)  

内附48页精美画册 详尽文字及42张珍贵照片 
加赠:陈汝佳1988年第一张个人专辑原版海报 
32首歌曲 囊括陈汝佳历年经典好歌
3首绝版MV 珍贵影像资料第一次曝光
精美纪念短片 展现歌唱冠军的个人历程

 

CD1曲目 CD2曲目
故园之恋 一个人
外面的世界 浪迹天涯
黄昏放牛 夏夜最冷的街头
顺流逆流 驿动的心
心中的安妮 最后一朵红玫瑰
弯弯的月亮 难解的迷幻(粤语版)
晚秋 说爹地
在我心深处 我不知我爱你
千丝万缕情 你有什么样的苦
牛郎织女 那一夜好冷
扬州小调 雨中的影子
我祈祷 问你(粤语)
叉烧包(1986珍贵现场版) 迷梦(粤语)
大河涨水沙浪沙 生疏的情感(粤语)
八又二分之一 别亦难
随风而逝的你 伸出告别的手

附赠VCD包括
精美短片以及
1988年绝版MV三首。1。《黄昏放牛》2。《顺流逆流》3。《我祈祷》

在神州大地上与人提起陈汝佳这个名字,得到的反应会因人而异。有人会哼上几句“故园之恋”或“黄昏放牛”,有人会描述1988年他问鼎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的风采,有人会忆起他在电视剧<情魔>中白衣翩翩的形象,不免也有人会谈起那些一直难以驱散的关于他的种种传言。然而在新新人类之中,最有可能得到的答复却是一句满脸茫然的“他是谁啊?”在网络中,关于这位已故歌手的评论也一直是众说纷纭。有人称他为巨星,也有人说他是昙花。有意思的是, 尽管多数只听过很少几首他的歌,并且基本局限于早期的翻唱作品,却从来未见有人对他的歌艺唱功提出过质疑。此外,感觉那些时常对他指手划脚的人们其实对他并不了解,往往是人云亦云,顶多不过看到他的某个侧面。因为在我印象中,他一直是那个神秘羞涩若隐若现的影子。最近,随着<记,念。陈汝佳>珍藏版2CD+1VCD的豪华登场,人们终于有机会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比较全面地重温一下这位传奇性歌手那短促而又绚丽的一生。

确切地说,这是自
2005年初内地媒体爆出陈汝佳辞世消息之后第二次出纪念专辑。第一次是在054月,由阳光视界制作,新时代影音出版的<陈汝佳纪念珍藏专辑>。这次的<记,念。陈汝佳>套装珍藏则是由广州另一家唱片公司(星彩文化)与齐鲁音像合作出版发行。 新旧两套纪念专辑的内容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互补的作用。阳光视界那张专辑中的曲目都属于陈汝佳2000年复出后的全新作品或者老歌新唱,并且除了“黄昏放牛”以外不包含任何翻唱歌曲。星彩这两张CD则基本取材于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陈汝佳事业的巅峰阶段,翻唱港台的曲目较多,有些更是首次被数字化并以CD形式上市。甚至连附赠的三首MV也是早期绝版。 虽说我个人必须感谢阳光视界,因为是他们的那张黑封皮的纪念专辑使我第一次听到陈汝佳的歌声。但就制作和策划等方面相对而言,这次的新套装纪念专辑明显更加精致,并且显示出了向一位优秀歌手致敬所应有的诚意。

专辑名里的“记,念。”二字取得是“记住”和“想念”的意思。盒子外壳使用很有质感的绒布包装,封面采用银色的正楷繁体字,没有照片,紫红的背景显得凝重而又不俗。盒中有两张独立包装的
CD(同样紫红底色,但各嵌一帧足以让女士们呼吸加快的封面照),一张VCD,一张绝版“风靡88”海报,和一本印刷精美图文并茂的画册。翻阅一下其中的文字和照片,确实能让读者对舞台上和生活中的陈汝佳增添一层更深入的认识。文案以朴实生动的笔触重述了陈汝佳的一生,并巧妙地穿插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内情和逸事。读罢,一个单纯善良,天资聪颖,追求完美的陈汝佳形象跃然纸上,教人不得不为他扼腕痛惜:为什么这样的天才歌手竟然由于为人低调不擅炒作而活生生地被埋没于国内的演艺圈?可叹如今那么美好出色的声音只是少数人心中一个朦胧的回忆。除了对歌坛生涯的回顾,文案中还附有对陈汝佳生前所有6张专辑的逐一点评,以及来自网络的各地歌迷感言。必须承认,制作方在这套专辑上所花费的心血是一目了然的。

即使从比较贪婪的歌迷角度来看,
32首歌的精选辑也称得上一道丰盛的音乐大餐。尤其对于陈汝佳这种作品少而精的歌手,32这个数字超过他歌曲总数的1/3。不过我相信听了这两盘CD后,一定有人会产生想听陈汝佳全集的念头。事实上,除了CD1中的前7首歌(“故园之恋”,“外面的世界”,“黄昏放牛”,“顺流逆流”,“心中的安妮”,“弯弯的月亮”,“晚秋”)及“我祈祷”这些特别有名的经典曲目,独家现场版的“叉烧包”以及CD2中非常罕见的粤语曲目以外,专辑中所有其它歌曲都可以轻易地与未收录的某些歌曲对调。可想而知他灌录过的歌曲普遍欣赏价值很高。比如个人很喜欢的“星星雨”,“男孩看见野玫瑰”,“听不懂的话”,和“不能结束的歌”就都不曾在专辑中出现,当然这还不包括任何复出后的好歌。不过<记,念。陈汝佳>仍然为我带来好几个不小的惊喜。从未听过陈汝佳翻唱龙飘飘的“雨中的影子”(以前总是把这首歌的名字和另一首<相思在雨里>混淆),听后只能又一次惊叹为何如斯好歌竟未收录到他自己的任何专辑里。虽然李玲玉也翻唱过这首歌,但从歌词判断这首歌绝对是为男歌手而写:“记得那一天和你在小雨中分离,你秀发上的雨珠渗着泪水,沾满了我的胸襟”。陈汝佳是唯一唱过这首歌的男歌手,又是一首与他的总体气质极端吻合的歌曲,使人很难想象任何其他歌手能超越他的演绎。同样的,你或许听过94年高林生走红时的那首“生疏的情感”,但却不大可能听过由陈汝佳演唱的这首歌的一个更早的粤语版本“生疏的情分”。相比之下高林生的演唱风格较为粗纩,正如陈哲的国语填词较之林夕的粤语措辞也要生硬一点(比如“虽然这世界在叫喊”)。而且歌中主人公本应很怀念以前的好时光,并且非常期望与女友重归于好。可是从高版中听不出悔恨和悲哀,只是一味地叫喊和诉苦,在现实生活中是很难用这种交流方式打动对方的。而陈汝佳的唱腔就柔情得多了,从“发现眼泪已流干”变成了“也许泪流得不太够”,加上歌者本身那种招人怜爱的气质,让人很容易相信他是真的为情所苦,以至于无论怎样冷漠的女人也会招架不住心生恻隐。提到“惊喜”,当然不能漏掉86年的现场版“叉烧包”。这是不少人翻唱过的一首由百老汇歌剧中的曲子重新填词而成的上海老歌,但多数版本都是女声中慢板,只有徐小凤把它的节奏加快了很多,使本来就是以新奇搞笑为主的一首novelty song变得更加绕口。与徐小凤声线神似的陈汝佳自然也没放过这首对唱功很有挑战性的快歌,据说早年他在歌厅驻唱时这是很受观众欢迎的曲目。后来他将这首歌作为“柔道龙虎榜”连唱的压轴曲收录进了他的首张专辑<风靡88--陈汝佳的歌>。但这次纪念专辑里的这个版本却是闻所未闻的一个86年现场录音版,不知唱片公司如何神通广大地把它挖了出来。时年二十二岁的陈汝佳,早已在各歌厅磨炼多年,歌艺日趋成熟。但从这段录音中不难听出,他与观众交流的语气还是带着孩子般的纯真,他的歌声中分明还流露出无法遮掩的俏皮。可惜,他这天真无邪欢快活泼的一面自从88年走红以后就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浓的忧郁和压抑。印象中他复出以后除了“黄昏放牛”以外就没有唱过快活的歌曲。虽然他的歌声永远是那么清澈悠扬,但我们再也听不到令人忍俊不禁的“扬州小调”和逍遥自在的“大河涨水沙浪沙”了。

当然,绝大多数人与铁杆歌迷的兴趣应该是不同的。前者总是要听专辑中最有名最熟悉的歌,而后者最关心的总是那些最罕见的曲目和版本。陈汝佳虽然没有录过很多唱片,但尝试过的歌曲类别和演唱风格却出人意料的多。因为他成长于八十年代的广东,这样的地理位置和文化背景对于一个内地的流行歌手来说都可谓得天独厚。因为那时港台流行音乐界人才辈出,尤其是创作了一大批很有质量的流行歌曲,而广东作为全国与港台文化交流最频繁的地区自然最早受到潜移默化。但同时,广东又是内地最早一批原创音乐人汇集之处。其中有些并非广东本地人,而是来自全国各地,同时带来国内其它地区特有的民歌风格。陈汝佳,一个酷爱唱歌的广州青年,象海绵一样吸收着所有这些外来的新奇信息,然后发挥天生的艺术直觉,汲取流行与民族的精华,创造出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从这两张
CD中我们可以听到陈汝佳精湛歌艺的多个侧面。还有谁能把“外面的世界”比齐秦唱的更无奈,或者把“一个人”唱得比姜育恒还悲凉?他那多变的中性嗓音时而好似多情的徐小凤,时而又象个忧郁的刘文正。但如果反之请那两位港台实力巨星来唱有内地民族特色的原创歌曲如“故园之恋”,“浪迹天涯”,甚至“弯弯的月亮”,却不知他(她)们的版本能否与陈汝佳版媲美?还有些翻唱超过其它版本太多以至于让人觉得陈汝佳才应该是原唱,比如“在我心深处”(明显超过张学友的原唱),“伸出告别的手”(原唱费玉清),当然还有出神入化的“黄昏放牛”(墨西哥民歌,最近有幸看了2000年的现场版本,惊为天人)。“我不知我爱你”中的豪放,“八又二分之一”中的诗意,“我祈祷”中的深情,“迷梦”中的缠绵,全都来自那个话很少的大眼睛男孩。记得Phil Collins曾经说过:“我唱歌可能要比说话容易”,这句话用在陈汝佳身上似乎也很适用。

说起陈汝佳的歌唱技巧,必须提到他出色的高音部和非凡的连贯性。他的很多歌起音就很高,加上每个音拉得很长,但被他唱得轻松自如,使我等凡夫俗子们经常误以为难度不大。不过只要不自量力地试一下就马上知道厉害,不会再犯同样错误了。“伸出告别的手”和“最后的一朵红玫瑰”都是这样的例子。听这样游刃有余的演唱是种享受,因为你永远不会为他能否唱出哪个音节而担忧。再比较一下陈汝佳的“晚秋”原唱版和毛宁的翻唱版,你会发现后者虽然音质也不错,但输在不够连贯。因为毛宁给人的感觉是太注重每个字的发音和韵味,相对忽视了整句话以至整首歌的总体效果。此外我个人比较欣赏的是陈汝佳非常自然的唱腔。他的唱功是令人难以觉察但又无处不在的那种,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有些“专业”训练出来的歌手虽然很有技巧,但用过头了反而会失去听众的共鸣。同样,在香港歌手中已经被用滥的颤音唱法如果使用不慎也会给人画蛇添足的感觉。如果注意一下“那一夜好冷”里的多个高长音,就会发现陈汝佳的高音并不颤。但“雨中的影子”主歌部的几个中音部长尾音倒是被少许加了一些颤音,听起来相当自然,没有很勉强或突兀的感觉。

把最好的留到最后,终于提到那张
VCD中的视频。首先是三分钟的花絮,主要是由文案中的一番前言和陈汝佳的照片穿插而成。有些彩色照片被改成了黑白,估计是为了加强历史感。背景音乐是“伸出告别的手”。如果说这套纪念专辑还可以被改进的话,那么这就是一处可以改改的地方了。这段花絮比较象一个flash文件,而且其中使用的照片很多都与图册中重复,所以不如换成任何其它一小段视频,比如现场演唱或采访。当然这恐怕算是歌迷式的吹毛求疵和无理奢求。接下来是三个88年 左右拍摄的陈汝佳MV,刚看到时很惊讶那时的中国大陆就能拍出这种水平的音乐录像,觉得好象比同时期王杰在台湾拍的MV要好。后来仔细一想可能只是因为主角太吸引了,其实几个MV内容都很简单,构思上没什么出奇之处,拍摄技术上的要求也不高。个人最喜欢的是“顺流逆流”,尤其其中陈汝佳在歌厅演唱这首歌的几个镜头很震撼。因为他演唱时的神情和手势都好象是经历了几多风霜,甚至连面孔都好象一下子成熟了许多,与他逛街时那种孩子气简直判若两人。另外印象很深的是他的发型和服饰。头发是那种吹得高高带波浪的,侧面染了一缕黄。外套是白风衣,里面是一身黑,好象是那种宽宽的港式衬衫和灯笼裤。总之在当年深圳大街上走起来非常特出,怀疑当时肯定有很多人盯着他看,因为他那穿着和气质根本不象中国人。甚至联想到日本视觉系摇滚的某些人,但 他们总是打了很多粉底,戴着有色隐形眼睛,好象有股刺鼻的人造味道。而陈汝佳却天生就是那样,要不是他的虎牙豁了一块我实难肯定他是地球人。还有最后一组他获得新园杯国语歌曲大奖赛冠军时的领奖镜头,我发现他是个完全无法隐藏内心感情的人。兴高采烈的他握着某 高层领导的手连鞠了好几大躬,和其他获奖者站在台上时笑得嘴都合不拢。与这灿烂的笑容同样有感染力的是“黄昏放牛”MV中他无忧无虑的陶醉。这个MV的导演再省事不过, 只需让陈汝佳带着两个小孩在一片芦苇塘旁边的干草地上放牛,然后叫他躺在草地中间唱歌,把摄像机对准他的脸拍近镜头就可以。果然是个省钱的好方法,确实没什么人注意周围的风景,我们欣赏陈汝佳的脸就足够了。而他在这里表现出来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也很令人吃惊,给人感觉是他这个人基本上与世无争,只要有这种简单的快乐就已经很满足了。第三支MV是在欧洲拍摄的“我祈祷”。因为在国外取景,按我爸的说法,这东西是“花了钱的”。不过我反而对它印象不深,因为故事比较老套,是一对情侣从相爱到分手。前面一段陈汝佳穿着黄色衬衫,显得好象特别小,似乎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因为他看起来根本不象懂爱情的年龄,而那个女生象他姐姐,所以结尾时没有那种情人分离时撕心裂肺的感觉。

自从买到这套专辑以来,已经反覆重温了多遍。不过它确实是很值得收藏和回味的。选收的32首歌较为全面地代表了陈汝佳歌唱生涯的黄金时代(1988-1993),虽然不免还有不少漏掉的精品。VCD中的宝贵视频则都来自1988年 前后,让人们见识到了在全国走红之前那个天真烂漫但又气质非凡的陈汝佳。专辑文案只是轻轻几笔就掠过了1993年他移居澳州以及2000年复出歌坛的那段历史。但凡是看过<同一首歌>中的陈汝佳的人都无法不注意到他那更加忧郁的神色和愈发虚弱的体质。虽然他的歌喉还是那么令人叹服,但演唱风格变得越来越缓慢空灵,不食人间烟火。他复出后的新专辑没有得到有力的宣传,以至于连很多他的歌迷都不知道专辑的发行。2004112日,继张国容,梅艳芳之后,又一位为舞台而生的绝代佳人倒了下去,但与二位港星不同的是没有夹道送行的歌迷或蜂拥着的媒体。他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没有惊动任何人。1993年以后陈汝佳的生活中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甚至家人也未必清楚。这个迷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但我们所知道的是,自从2005年初陈汝佳的死讯被媒体公开以后,一年内已经有两家唱片公司为他出纪念专辑。这对于一个2000年复出以来就一直没有签固定唱片公司的歌手来说是没有先例的。诚然,唱片公司追求的是利润,但他们相信有钱可赚也说明一点:不管陈汝佳生前有多么淡薄名利,或者怎么不喜欢别人打搅,他的音容笑貌早已印在了很多人的心中,而且会时常被记起和挂念。


 

陈汝佳纪念珍藏专辑 (DSD)  

 

曲目
1.  黄昏放牛
2.  心中的安妮
3.  弯弯的月亮
4.  晚秋
5.  故园之恋
6.  秋水
7.  你昨晚哭了吗
8.  人间烟火
9.  爱本无罪
10. 空谷
11. 碎了
 

Jeffrey (Ru Jia) Chen was a brilliant pop singer from Canton.  It's a crime that today not more people know about him and his amazing voice.  He won the National Young Singers' Competition held by CCTV in 1988, convincingly defeating tens of thousands of hopefuls from all over the country in the process.  Any album by him would be highly recommended, though rarely can such jewels be found on the market today. 

This particular memorial collection (released after Jeffrey passed away unexpectedly of cardiac arrest in 2004 at the age of 39) features later era songs by the singer.  These songs were recorded in 2000 when the singer returned to the music scene after a long and rather conspicuous absence during most of the mid and late 90's.  Some were reworkings of old favorites (track 1-5), including such well-known mandarin pop classics as "Hook of Crescent" and "Late Autumn".  However, as is typically the case with regard to Jeffrey, the public has by-and-large overlooked the fact that those songs had been both written for and first recorded by this talented Cantonese crooner.  Partly to blame were the scores of late-comers who covered these songs every which way they could, achieving more sales and fame perhaps, but never quite matching the excellence of the original.  Jeffrey’s re-recordings of these and other singles he had personally made famous (such as “Pasture Cattle in the Dusk” or the song most associated with him: “Hometown Love”) set new standards in sheer vocal control.  It’s a joy to listen to those effortless conversions between true tenor and falsetto.  You have no choice but to marvel at the pureness and expressiveness of his golden pipes.

The second part of the album consists of newer material.  Track 6 “Autumn Stream” is a danceable mid-tempo retro tune with a throw-back to the stylings of Old Shanghai in the 30’s.  Track 8 “Earthly Fireworks” was yet another song specifically composed with the singer in mind, complete with wistful and picturesque lyrics such as "wind keeps its silence, leaves fall down without a sound", delivered again with that poetic melancholy only Jeffrey could embody so well.  The next track, entitled “Love isn’t a Crime”, is a gorgeous duet, with lovely vocal counterpoint provided by underrated songstress Chen Fei Ping.  Track 10 “Empty Valley” may be one of the saddest songs you'll ever hear, but not in a sappy tear-jerker sort of way.  The song is based on a legend of unrequited love set in a deserted castle on the ancient Silk Road, it creates a deep and intoxicating sadness which surrounds and inhabits you. 

All songs in this collection are highly recommended.  In fact, if you appreciate mandarin Chinese balladry at all, you owe it to yourself to give this angelic voice a try.  Trust me, this one is for the ages.

 

陈汝佳 (Jeffrey Chen) 是来自广东的一位优秀流行歌手。遗憾的是今天没有更多的人记得他和他那动人的歌声。他于1988年令人信服地击败全国各地的几万名候选人,荣获央视举办的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的冠军。他录制过的每一张专辑都相当值得推荐,可惜现在我们很难在市面上找到这些珍品。

这张纪念专辑是
39岁的陈汝佳于2004年因心脏病发猝然离世后发行的,主要收集了这位歌手演唱生涯后期的部分作品。这些歌曲是在90年代中后期神秘地销声匿迹的他于2000年复出歌坛时录制的。有些属于老歌重唱(1-5首),包括一些广为流传的流行经典如“弯弯的月亮”和“晚秋”。但是,似乎是命中注定,大部分公众似乎并不记得这些歌曲不仅是由陈汝佳首唱,甚至还是为这位满腹才情的广东抒情歌手量身打做。部分责任归于大批歌坛后来者们对这些曲目任意的翻唱,或许这样的翻唱为他们带来了更多的销量和名气,但却一直无法在歌艺和意境方面达到原唱的高度。而陈汝佳那次复出时对这些作品的重新演绎,包括另外一些他的成名单曲(如“黄昏放牛”或者至今还与他的名字联系紧密的那首“故园之恋”),在发音技巧和控制方面树立起了更高的标杆。聆听那些流畅自如的真假音转换是一种听觉享受,令人不得不为这副金嗓子的纯净度和表现力而赞叹。

纪念专辑的后半部分收录了复出后的新歌。第
6首“秋水”是一支中速怀旧舞曲,在风格上效法三十年代的老上海。第8首“人间烟火”是另一首专门为陈汝佳而作的歌曲,配上感性而极富画面感的歌词,如“风沉默不说,树叶无声的坠落”,再次透过那种陈汝佳所特有的诗意的忧郁展现出来。下一首歌名叫“爱本无罪”,是一支精致的对唱曲目,由一位歌声纯美却不很有名的实力歌手陈妃平提供女声部合音。第10首“空谷”可能是你所听过的最悲伤的歌曲之一,但绝非单纯用来赚人眼泪的那种老套情歌。它讲述了发生在丝绸之路上一座无人问津的空堡中的一段古老的爱情传说,抒发着一种令人沉醉的深深哀愁,将你笼罩其中,难以自拔。

我强烈推荐这张纪念专辑中的所有歌曲。其实,只要你懂得欣赏国语抒情歌曲,你就真的不该错过这天使般的声音。相信我,这是属于一个时代的难忘歌声。

 

 

生平点滴 怀旧报社 追思绵绵 月牙弯弯 评歌品茗 梦中回眸 视频专区

               

随风而逝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