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观感

 

 

 

看了视频,谈谈感想
 

 

以下是本人在把这些宝贵片段反复欣赏多次之后得出的几点观感,但求能在认识与不认识的佳迷们心中得到些许共鸣。

目前我所看过的陈汝佳视频,绝大多数是他复出之后的。而在早期的视频中我只看过<记,念。陈汝佳>专辑中的三个MV89春晚的“故园之恋”,雨龙轩的几个89演唱会中截下来的flash片段,和“狂侠天骄魔女”片头。比较一下两个时期的 着装,明显看出汝佳早期的演出服装色彩比较鲜亮,尤其常常使用金属亮片(比如春晚的一袭红衣和89演唱会唱“酒红色的心”时穿的那套黑衣)。这似乎是那时香港歌星中很时兴的一种舞台装扮,比如陈百强在他的“91紫色个体演唱会”中就是连衣带帽都缀满亮片。但同样带亮片的衣服,由于陈百强的那件是花衣加亮片,以21世纪的眼光看来就给人一种眼花缭乱而又有点土气的感觉。而汝佳的金属亮片因为都是用在暗色调的衣服上,所以整个人反而被衬托出一种独特的冷艳。

2000年及以后的演出中,陈汝佳的服饰色调转而变得极其清冷素静,记忆中除了唱“可爱的一朵玫瑰花”时的棕色和<同一首歌 - 走进常州>中的银灰色,其它所有场合都是清一色的白衣黑裤。这一方面体现了汝佳本人的喜好,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考虑到身材瘦弱的他穿白色还能略显得胖一点。不过这种颜色的衣服如果再加上蓝绿色的灯光就显得汝佳太单薄了,比如在<同一首歌 - 难忘旋律>和<同一首歌 - 广州原创>中,我在银光屏这端看着都替他冷得发抖。五一音乐周那次汝佳的皮肤更是被衬得全无血色(虽然我想他后来可能确实有些贫血),更象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精灵了。相对来说,倒是辽宁歌友会所使用的粉红色灯光还把他衬得健康一点。

陈汝佳的舞台风格也随著时间的推移有所改变。主要是早期视频中有一些动感较强的部分,而后期就见不到他翩翩起舞的镜头了。对于汝佳的舞姿,我目前看过的很少,都是几秒钟的那种惊鸿一瞥。比如“顺流逆流”MV里的一小段或者雨龙轩网站上关于外甥的那个瞬间。总体感觉是舞得虽不多,但绝对属于比较雅的那种。事实上在陈汝佳的舞台生涯中,有一点一直未变的是他在台上一举一动之间那难以掩饰的优雅气质。想必他不曾意识到,他随便踱几步,稍稍一侧头,轻轻招下手,这些最平常而又不经意的动作都超越了别人精心编排过的舞蹈。在“酒红色的心”片段里,他走台步的样子令人联想到一位有点害羞的名模。十多年后,于五一音乐周舞台上再见到他时,却发现他迈出的每一步已是轻盈到近乎在飘浮了。

但最最重要的是,陈汝佳的确是位令人钦佩的歌手。记得曾经在看过一些摇滚乐队的视频以后,为他们所展示的高超的乐器演奏技巧而赞叹。但在看过汝佳的现场视频以后,第一次发现人的声音竟也可以是如此令人惊叹的乐器。在“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和辽宁歌友会版的“晚秋”视频中,都可以听到汝佳刚唱几句台下便掌声四起的情况。更有甚者,很多时候那些令人陶醉的现场演唱都是在被非常蹩脚的伴奏或伴舞所围绕中完成的。听听辽宁歌友会中的“黄昏放牛”,就不难察觉后面的钢琴已经走调到什么程度,简直让人怀疑是幼儿园的孩子在弹奏。再看看许建强作品演唱会中的“迷梦”,用半裸的一群男子来伴舞就够奇怪的了,更何况多次几乎把袖子甩到汝佳脸上。在这般恶劣的舞台环境下, 他却能做到波澜不惊,继续面不改色地把歌唱到最好,真是不易。尤为惊人的是清唱版的“顺流逆流”,后面的钢琴伴奏仍然是完全没调,并且节奏不对,但丝毫不能妨碍汝佳在前台的天籁之音。陈汝佳的现场演唱功力之深,常常使人难以确认是否现场,许建强作品演唱会中的“人间烟火”便是一例,之后的“黄昏放牛”,也幸好是唱了一半粤语,否则怕也被误认对嘴。他绵厚醇美的中音和变化多端的高音同样令人叫绝,听这样的现场演唱实可称为不折不扣的听觉享受。

最后从舞台上的陈汝佳来猜测一下他的个性。他不是那种口才很好,擅于掩饰自己的人。正因为如此,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真情流露才那么感人。虽然,这对他来说可能是一种残忍。他在<快乐大本营>中唱“人间烟火”时那饱含泪水的无奈已经让我心痛不已,我无法想象如果看到他失声痛哭的时候我又将如何自制。他在感情上的脆弱于人前暴露无遗,换来的只是台下郑璞玉一家漠然的目光。在辽宁歌友会上,我们终于看到了一个快乐的汝佳。他的表情象孩子一样纯真,无邪的笑容感染了每一个在场的观众。他的很多举动都令人意想不到却又说不出的可爱。比如访谈片段开始时台下歌友又给他送了一束花,女主持人说“这束花比刚才那束还淡雅一些啊。”他回答说:“是啊,这花挺香的”,然后忙不迭地低头闻了一下手中的花,引来一阵笑声。他马上就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了。真是活脱脱的一个大孩子。汝佳回答问题时,语速比较慢,看得出不是事先准备过的答案,而且答得很认真。但可能由于他长得年轻,加上又没有架子,那两个后辈的主持人倒是真的把他当新歌手对待了,完全没有对资深歌手应有的尊敬。他们二人在访谈中的一再抢话实在是令人气愤,然而汝佳却丝毫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他本来似乎还有话要说,但因为多次被打断,最后就作罢了。看得出象这样性格温和而又不擅言辞的人,在现实社会中不会少被人欺负。

看了这些视频,更加同意那时花儿开的“汝佳是我们的审美教育”一说了。身为一个华语流行音乐的爱好者而没看过陈汝佳的演唱,我认为是一个不小的损失。而身为一个陈汝佳歌迷而没有机会在市场上买到他的原版视频,我认为是一个莫大的遗憾。

 


 

 

泥土中的钻石 -- 陈汝佳89演唱会观后感

 

 

大凡朋友熟人都知道,我是个非常热衷于流行音乐的人。这不仅体现在喜欢买唱片和听歌,关注歌坛人物及有关新闻,再有就是特别喜欢买音乐录像,尤其是现场个唱的光碟。我在这方面的收藏,虽谈不上多,却也包括历年来不少华语歌坛代表性人物的经典时刻,如徐小凤“金光灿烂”演唱会(1987) ,Beyond“生命接触”演唱会(1991),陈百强“紫色个体”演唱会(1991),周华健滚石弦全演唱会(1996) ,罗文“光辉舞台”演唱会(1996),张国荣“跨越1997”演唱会(1997),王杰台湾电视演唱会(1991)和香港红馆演唱会(2001),梅艳芳“经典金曲” 演唱会(2003),齐秦“春分”演唱会(2003),罗大佑“搞搞真意思”演唱会(2004) ,达明一派“为人民服务”演唱会(2004),等等。那句老话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本人心目中可解释为录音棚里打造出来的歌声难辨真假,只有歌手们在现场演唱中所显示出的实力才能教人信服。 

最近收到的陈汝佳89广州演唱会,严格说来应是我第二次有机会观看比较完整的一场内地歌手的个唱 (第一次是1994年在旧金山亲身体验的一场崔健巡演)。如果暂且忽略与刻盘版本有关的音量大小以及音频/视频清晰度问题,单就演出本身质量进行评估的话,应该说这场17年前的演唱会总体水平相当惊人。好比初闻窦唯99年的大作《译·幻听》时,骇然发觉它竟与英国新前卫领军乐队Radiohead同时期的《Kid A》水平逼近;同样的,首次欣赏陈汝佳的89演唱会录相令人不得不惊叹它与当年港台顶尖水准的演唱会相比竟毫不逊色。 

走在时代前头的人往往是不为大众所认同的,因为毕竟,在任何时代这个世界的凡夫俗子们在数目上总是远远超出那些文人雅士。上世纪80年代大陆民众对流行音乐的认知程度,从85春晚上罗文高歌一曲“在我生命里”时首都体育馆观众们无动于衷的表情和完全赶不上节奏的拍手声中便可见一斑。坦白说自己当年也是俗人一个,明明春晚每年必看,却在记忆中完全找不到85年的罗文或者89年的陈汝佳。那时的我并不怎么喜好音乐,怎会料到十余年后的我会把听觉享受看得比吃饭睡觉还重要。以此类推,公众的鉴赏力同样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飞跃性提高。于是乎这样的客观因素决定了陈汝佳一生怀才不遇的命运。幸而这小小的DVD光盘提供了一个让时光倒流的机会,使我等有幸以21世纪的眼光重新回味佳仔当年冠绝岭南的风采。 

首先从这场演唱会的曲目选择来看就相当别出心裁。国粤语对分,外加英,日文歌曲各两首的格局不仅新颖,对歌手的语言能力也是一个挑战。再加上节目单中赫然同时出现西北风代表作“信天游”和粤曲名段“禅院钟声”,也令人不得不为歌曲风格跨越度之大而啧啧称奇。更让观众们意想不到的是这次陈汝佳演唱了诸多他从未灌录过的“新歌”,如“Oh, Carol”,“蓝月亮”,“齐鼓掌”,“马路天使”,“从今以后”,“忘不了你” , “酒红色的心”,“北斗星”等。当然,这些也仍属于翻唱范畴,不过每首要想唱出自己的特色都是有相当难度的。全场真正选自他那时已出版的三张专辑的曲目只有6首,分别是 “黄昏放牛”,“我祈祷”,“Hello”,“驿动的心”,“陌生的我”和“故园之恋”。而歌迷们早就口熟能详的另一些他的保留曲目,如“顺流逆流”,“最后一朵红玫瑰”和“伸出告别的手”,反而明显的缺席。这样的安排想必使当时在座的观众们感到耳目一新,不过对于献唱者来说却不能不说是一个颇为大胆而又带一定风险的尝试。此外还须指出,邀请朱逢博这样德高望重的女高音歌唱家做演唱嘉宾,对于一位刚刚在全国舞台上崭露头角的“通俗歌手”来说本身就是很需要信心和胆量的。  

陈汝佳的唱功在生前身后一向有口皆碑,不过如果有人还需要这方面的额外佐证,相信以他多年前的这场个人演唱会便足以回答任何此类质疑。他那独特的歌声听来高而不尖,低则不哑;吐字清晰,发音连贯,如行云流水一般游刃有余。无论从音域或者音色的角度来衡量,这样悦耳的嗓音都令最苛刻的听众们无可挑剔,甚至免不了会在一些歌坛同行中滋生 “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叹。举个例子,Lionel Richie的名曲“Hello”中最后一段的两个高音要想用真声唱下来绝非易事,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敢于翻唱此歌的原因之一。而这个陈汝佳的现场版本,论高音部的清亮程度似乎比之原唱更胜一筹。此外“我热恋的故乡”和“信天游” 两首被女歌手唱红的曲目,副歌升调以后的高音重复也都是一般男歌手不敢问津的,别说还要边歌边舞。至于堪称一绝的陈氏真假音转换,更是“百闻不如一见”。“故园之恋” 首尾悠扬的拉歌部分以及贯穿“黄昏放牛”的大段yodeling,不仅被现场一一完美重现,甚至尾音还都被有意拖长,使演唱难度人为增大。如此娴熟精湛的技巧,加上轻松自若的神情,当即博得满堂喝彩。谁知更加显示歌艺的还在后面。为唱粤曲“禅院钟声”,陈汝佳破例以古代书生的戏装亮相。一袭素袍配上淡雅的头饰,他刚出场便引来台下尖叫,口哨连连。“云寒雨冷,寂寥夜半景色凄清;荒山悄静,依稀传来了夜半钟...” 镜头随着几句古韵十足的嗟叹缓缓拉近。黑暗中一束雪亮的灯光骤然停留在一张眉头深锁,满目痴情,但仍是那么俊逸非凡的脸庞上,这时即便那些自恃内敛的观众也不免心生“潘安再世”一类的惊叹。接下来的一番演唱,让人忘了眼前是88青歌赛通俗唱法的冠军,而仿佛在观看一位唱作具佳的粤曲名优。这个段子对唱功的要求很高,歌者对声音的轻重缓急,高低变化,甚至发音咬字,都必须训练有素。但难能可贵的是,陈汝佳的演绎不只是局限于对这些支端末节的掌握和修饰,而是更加注重对人物心理的刻画和对感情的表达。他的唱腔中气十足,却又不失细腻婉转。他的神情动作恰到好处,绝非哗众取宠。一曲唱罢,回肠荡气,余音绕梁。即便是我这种对粤曲没什么研究的门外汉,也几乎被感动得“泪盈盈”了。 

看了这张碟,第一次发现陈汝佳的嗓音条件和演唱风格特别适合诠释日本抒情歌曲。无论是日语版还是重填词的粤语版,玉置浩二,五轮真弓等东瀛名家笔下的旋律在陈汝佳的演绎中都显得分外优美动人,几乎让人疑为本就是为他量身打造。他魔幻般的声线时而化作“蓝月亮”下那片无边的浪漫,又时而萦绕着 “酒红色的心”中那份醉人的缠绵。曾听罗文先生在他的“光辉舞台”告别演唱会上唱过一首由谷村新司的名曲重新填词的粤语歌曲“号角”,当时极钦佩这位前辈恢宏大气的演唱风格,感觉与歌词中痛心疾首的反战思想和悲天悯人的博爱情怀十分吻合。惊奇地发现陈汝佳这场个唱的压轴曲“北斗星” (又名“星”)与那首“号角”是同曲而不同词。如果说“号角”中的那句“盼待和平,结束纷争再不要兴杀机;期待仁爱,盼再睹一丝生气” 还带着点布道士的宣讲意味的话,那么这首“北斗星”中的 “带着热情,我要找理想理想是和平;寻梦而去,那怕走崎岖险径”则更富有不怕困难从我做起的乐观主义和实干精神。在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们众星拱月般的环绕中,身着金袍,眉目如画的陈汝佳俨然好似一位从天而降,唱着圣歌的天使。细听那歌声,并不如何铿锵有力,但却好象来自恒古之初的一种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古老而又年轻,似时间之河潺潺流淌,如星夜微风徐徐吹拂。无法看到那一刻在场观众们的表情,不过间奏时隐约感受到一丝善感的泪光从那天使眼中闪过,转瞬即逝。如此唯美的影像和迷人的歌声,每每让银屏这端的我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除了89春晚“故园之恋”间奏的那几个旋转以外,公众几乎从未领略过陈汝佳的舞姿。据说他本人也曾自称不会跳舞,还推说即便那一小段舞对于他也有些勉为其难。但只要看过同样是89年举办的这场广州个唱的人都会同意,以上那番话若不是陈汝佳过谦就是他太低估了自己。单单“马路天使”中的那段劲舞就足以证明他哪里是“不会跳舞”,简直应该说是颇有舞蹈天分。尽管被一群专业伴舞者们所包围,陈汝佳却显得十分自信,象磁石一样牢牢地吸引着观众们的视线。那瘦削的体魄,矫健的身手,恍惚间让人联想到风靡一时的舞王陶金。无论是“信天游”中大刀阔斧式的现代舞还是“黄昏放牛”中轻松潇洒的交际舞,陈汝佳都跳得相当在行。在感官效果方面最美不胜收的首推“蓝月亮”。在一群跳着草裙舞的美女们摇曳多姿的簇拥下,从童话世界中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伴着柔美舒缓的音乐翩翩起舞。你可在梦中见过这样的场景?想象中的世外桃源也无非如此吧。当然,最有说服力的是完全没有经过编排的舞蹈,比如“齐鼓掌”中那种边走边跳的即兴发挥。从这里我们可以明显看出陈汝佳属于很富有舞感的那种人。他的特点是柔韧性好,节奏感强,动作协调。尤为擅长的是原地旋转,转得既快又轻。还有唱“陌生的我”那首歌时用来自如穿梭于大队模特之间的那种台步,也是看似容易,实际走起来颇有难度。其轻巧优美的程度有时简直觉得该用“凌波微步”来形容。相比之下,“紫色个体”演唱会中的陈百强虽已成名多年,但脚下舞步仍然显得有些机械,肢体语言也略嫌生硬。而年轻的陈汝佳跳起舞来活力四射,动感而不狂野,个人认为他在这方面的资质远超过所谓伴舞出身的郭富城。可惜性格本就有些羞涩的他,在复出以后又甚少演唱欢快的歌曲,以至我们再也无缘一睹他边歌边舞的身影了。

曾见网上有人称陈汝佳为“内地歌坛二十年来星味最足的人”,而今看来这样的评价实不为过。且看“酒红色的心”中那个黑衣黑帽,缀着亮片的他,脚下踩着轻盈优雅的台步,脸上泛着蒙娜丽莎般的浅笑,长长的睫毛时常害羞似地遮下来,良久才翻起,露出一双深情的大眼睛。集Danny的文雅,阿梅的冷艳和小凤姐的从容于一身,加上那最难以定义的X因素,成就了至今无法复制的又一舞台经典。同那几位港星一样,陈汝佳是一位早熟的天才。那年刚刚25岁的他早已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以至于有时在台上似乎比台下显得更加收放自如。但换个角度来看他的独特台风又似乎体现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内在气质,而并非主要来自经验。可能正是先天与后天的契合,才使陈汝佳的舞台作派如此赏心悦目。也许有人会说从影响力和知名度等方面来看,陈汝佳不能被称为歌坛“巨星”。但不容否认的是,他却拥有很多所谓“巨星”所没有的纯净眼神和艺术气息。幸而广东电视台的转播中穿插了演出前记者在后台采访陈汝佳的片断,否则很多观众可能仍然没见过他说话的样子,因为他不是那种喜欢抓住每个歌曲间隙夸夸其谈的人。同样,他唱歌时异常专注,身心与歌中的情感氛围融为一体,因此在他的演唱会中我们永远无需担心会出现有些歌手在间奏时大呼小叫的情况。但只有在唱 “忘不了你”这样的抒情歌曲时,我们才在他眼中找到了那抹熟悉的忧郁。“谁令我心中,痴痴的醉…”洁白的外套,幽蓝的灯光,忘我的演唱,井水般深邃的眼眸中流露着柔情无限。一时间似乎让我们穿过时间隧道,看到了十余载后复出歌坛的陈汝佳。确实,这是2000年以后在多数人眼中陈汝佳标志性的舞台形象。只不过重出江湖的他,面容更加消瘦,身影更加孤清,气质越发安静,而那眼中的忧郁也已经变得挥之不去了。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台风上的演变,我们可以猜测,但却永难确定。这恐怕注定将成为众多关于陈汝佳的难解之谜中的一个了。 

凡是看过陈汝佳89个唱视频的人,相信都会承认这是令人难忘的一场演唱会。它记录了一名优秀歌手演艺生涯中的一个巅峰时刻。与同时期的港台演唱会相比,陈汝佳本人在歌唱实力和个人魅力方面的优势抵消了在灯光,场地方面的稍许不足。此外这次演出的编舞和服装设计也相当值得称道,简练得体,显示出比较高雅的艺术品位。甚至现场乐队的水平也超出了我的想象,无论从乐器种类或演奏技巧而言。我拥有的这个版本,是当年广东电视台转播后录制的,据说经过几次非专业翻录,因此在音质与图像上都打了些折扣。比如前三首歌的音量很小,很多歌曲的高音部都有杂音等等。还有就是没有字幕,使得我这种不懂粤语的观众欣赏歌词比较困难(需自己上网一首一首查歌词)。但这些细节上的问题,并不能影响整场演唱会的价值。因为这场演唱会就象不慎遗失在泥土中的一颗钻石,多年后一旦被哪个细心人找到并稍作擦拭便会立即绽放出异彩。不仅如此,时间的流逝还会使重见天日的它显得格外珍贵。同样的,十七年后回顾这场演唱会,惊奇地发现它非但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且反而历久弥新,继续令当今歌坛的大小天王们汗颜。这就是“经典”的定义。

 

               

视频专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