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 - 抹不掉的悲情

 

(记者: TERESA

1991/04

 

<bgsound src="laishengzaixuyuan.mid" loop=infinite>

 

 

 

总觉得王杰很苦,不论是他的样子、他的眼神,以至他的歌,都充塞了一抹悲情、一丝苦涩、一些无奈. 「也许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有许多是并不愉快的,而我的性格也较为悲观,因而我的歌曲也沾上了悲情的色彩.」王杰边燃点手上的香烟,边剖析自己的内心世界.

「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若大家地位平等,对方并不见得愿意与你交往,友谊往往要建立在利益价值上面;而且又有谁能完全肯定的说自己做过的事是百份之百对得起良心?」王杰继续他对人生的看法,笔者看着他紧皱的双眉,是什么让他有如此悲观、如此偏激的看法?

「你说世界是现实的,而娱乐圈是一个相当现实的圈子,你置身其中,岂不是更觉无奈?」王杰点点头,说道:「真的,可是有许多事情的控制权并不是操纵在自己的手上,我喜欢音乐创作,酷爱唱歌,出唱片是我的心愿,我自然就要在此圈中打滚.」语气间,隐隐渗著一丝无奈. 「我是一个不喜欢做宣传的艺人,我只希望自己喜欢的歌,出唱片时做两个电台(KITTY
:当年香港只有香港电台与商业电台)的访问,其他诸如杂志的访问及拍照则可免则免,反而留多些时间做自己的音乐创作及与歌迷聚会,那不是更好.」

「但无论如何,撇开艺术的角度不谈,推出唱片毕竟是一种商业的行为,不顾及市场需要、不主动做宣传,是否与一般性商业行为有所抵触?」笔者问.「我明白你的意思,亦了解当中的矛盾,刚才所说的是我的主观意愿.」王杰淡然的说.王杰除了是一个歌手,也是音乐创作人.「在香港,似乎没有几个人尊重从事创作的人,这对于创作人来说是很不公平的,不少人只想著生意至上,往往抹杀了创作者的一番心血,并且指责创作人过于主观而不接受批评.其实我觉得世上并无主观或不主观之分,那只是一念之差,说别人主观的才是最主观的人,坚持自己认为对的意见亦无不可,反而坚持别人认同自己的做法,接受自己的意见才是过分主观哩!」

与其说王是一个主观的人,不如说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吧!也许他很介意别人一些讥讽的说话,但他依然我行我素.就像别人说他衣服不像样,拍照时不化装,永远是平平凡凡的,但他却有自己的一套见解.

「这些说话我听得多了,若硬要我穿上西装或什么名贵衣服,化好装来拍照,我会觉得那不是自己,王杰就是这个模样,对于拍照的摄影师,我尊重他的专业身份,他要我在镜头面前摆什么POSE,我会照做,但请别叫我在装扮上以什么形象示人,失觉得把平凡的东西影出不平凡的味道,才会见摄影师的功力.」

在香港乐坛发展的两年里面,王杰共推出了五张广东大碟,从第一张的「几分伤心几分痴」到现在的「今生无悔」都贯彻了王杰的一贯风格,充满悲凉的格调,于是,不少记者以及他身边的人,都问他什么时候会改变风格或歌路.

「每当别人这样问我时,总会反问对方一句:『到底我要改变成怎样的歌路才对?』你告诉我如何去变?」王杰语气中颇含怒意,也许这个问题令他感到被侮辱吧?

笔者还未回答,他就继续说:「我也深思过这个问题,虽然音乐有许多种类型, 如ROCK,JAZZ,CLASSICAL等,但其实以简单的方法去分就是快歌与慢歌之别,在我的唱片中,我亦唱过快歌,那么你叫我变什么呢?好像KISS那样,他们的歌多以叫喊为主,无论如何改变也是那个样子,我亦不知如何去变,也许我的音乐造诣仍未到家吧!」他仍是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

他是生气了.笔者相信他之所以气愤,并非是他不能在自己的创作中加些新元素,而是向他提出改变风格的人对他的不尊重.

王杰在圈中很少朋友,他说同行之间几乎不可能有真友情,到底「同行如敌国」吧!而且有些遭遇是一直令他耿耿于怀的.「曾经有人说我COOL,说笑一下也没有什么损失,于是我接受他们的意见,每见到人就笑,但一当我笑的时候,那些人就会意气风发的说:『我一早就说他扮COOL的啦!』好吧!我就不出声,他们仍不放过我,说我小器.唉!难道个性内向不懂笑就是扮COOL的吗?」他问.

笔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笔者当然知道他并非扮COOL,他眉宇间的忧郁和冰冷,似乎已与王杰连成一体,可是笔者觉得他很执著别人的一些说话了,那样生活会不快乐的.

「为什么你不可以在每一件事情上从好的一方去想,或者对方并非是故意的,又或…」笔者热心的说,但话未说完,已看见王杰在摇摇头.

他不同意我的看法,也许他的人生阅历让他看透一切,但由于他的执著,于是他并不快乐.

这是笔者大胆的假设.虽然笔者还很想告诉他那些「不要介意别人说什么,活得开心就够」的说话,但笔者更知道是没法说服他的,到底与他相比,笔者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而已.

与王杰这一席详谈,似乎是贯彻了他给我的那份悲情的感觉,同时亦令笔者对他有更深的了解.他其实是很「真」的!

然后笔者又记起了王杰在某牌子的手表广告上一幕:冰□苍白的雪地上,他缓缓的仰望上天,面上笼罩著悲凉和凄酸.

无论幕前幕后,他的那份悲情,都是抹不去的.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