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越成熟越脆弱的男人

 

 

手记人:宋秉华

  <bgsound src="nijiuzhendediuxiawo" loop=infinite>

 

 

 

你觉得浪子都什么样?

关边塞北,他艺高人胆大,对别人的所有都保持礼貌的距离,对自己的一切则紧紧的呵护的心里。说话一定不多,但是关于他的话题一定不少。他被人崇拜,他不喜欢被人崇拜,并因此而拥有更多的崇拜者。

这是我心目中对一个浪子的定位。

王杰曾经就是一个。

这个14岁就被同学称为"浪子杰"19岁就有了女儿,快30岁还在经济上捉襟见肘但一直浪荡江湖的歌者,现在,成熟了。到达节目现场之前,没有人预料到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如此话多,如此敏感甚至有些脆弱的男人。

他开始回忆从前的心酸:"我拿到第一张唱片版税的时候,带着女儿去吃牛排。一看,2000多块一客。就跟女儿商量,算了,我们还是去门口那家吧,才90块钱一客,还送汤。"

"还送汤"--这三个字,让人心疼得可以。

他开始计较现在的舆论:

"这一次我回来,我发现香港的媒体变了,不再像从前。我坐在家里,打开报纸就看到别人说我怎样怎样。不怕你笑,有时候我自己就偷偷得流眼泪。"

流眼泪?!

天哪!

这种对于浪子来说应该只有在心爱的人瘁然去世的情况下才会有的事情,怎么会因为报纸那种东西来做?

然后他开始笑话自己:"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年龄越大越没出息。"

他笑着说,然后我的心头""的一跳。

王杰,从来没有这样真实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节目录制结束,唏嘘不已的走在路上,心想,等自己四十岁的时候,也许会更加脆弱的吧。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