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 - 寂寞最幸福

 

玛利嘉儿香港中文版杂志  

提供: Salina, 打字: 阿宝 

1999/10/01

  <bgsound src="wuhuiwuhan.mid" loop=infinite>

 

 


思想一个问题,有人用七秒,有人穷一生。王杰思考的问题只有一个:我做错了甚么?一想,就想了七年。今日,重回香港。他变了,笑容多了,说话多了,融入人群,是「开朗版」王杰,有人如此说。事实是,除了增肥六十磅,不变的,始终不变。在闹市人流中拍照,王杰依然手足无措像新人;在杳无人迹的海旁,他却重拾笑容轻松自若...还用浪子的口吻加了句:「寂寞最幸福!」

* 旧时情仇
七年前,四大天王冒起,王杰消失歌坛。「那时候离开,一半无奈,一半开心。我对当时的乐坛很反感,每次亮相,记者不是问你对四大天王的看法,就是要你选台湾或是香港市场;又传我批评这个那个,说我火爆...我觉得很无稽、很无奈...」王杰,今日面色饱满红润,说:「那时情绪很低落,容易看不开,好『谷气』,好难过。」王杰说,他是那种连洗脸时望着镜子也会哭的人。那段低潮,他甚至患上严重厌食,「见到人家吃东西觉得好『核突』!」最后,他只剩下一百磅。「另一方面心里又偷笑,我终于有机会休息了!」因为唱片公司的内部问题,王杰终于没有在香港出唱片,却闯到加拿大去。

* 七年反思
「在加拿大很舒服很安静,我差不多每天独自开船出海钓鱼,又或者剪草修花锯树,甚至下厨,我的性格其实很向往平静。我有个怪癖,钟意坐在屋内好大好大的玻璃窗前,望着远方入神,直至视线毫无焦点,我喜爱那种感觉,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减压方法。」王杰说,他可以足不出户,长时间静思,脑中不断反覆思考以下的问题:前前后后究竟做错了甚么?为甚么会做错?为甚么这么多人针对我一个?王杰认为做艺人其实很「可怜」,直至他听到芒果树的故事,才彷佛突然替涨满的汽球减压。「艺人的生涯其实像棵芒果树,未开花时无人理会,开花结果后自然招来众人攀树采摘。芒果摘清,便遭冷落。」王杰说,他血气方刚的日子并不成熟,思考问题只有几个方向,很容易忧郁。在彼邦,他忽然想通:芒果摘清后,芒果树来年还可以再开花、结果。王杰说,听过芒果树的故事后,豁然开朗,整个人变了,反过来安慰自己,从前招人是非,证明自己曾经结满果子。来日,更可再次开花。数月前,英皇娱乐成功游说王杰重返本地歌坛。王杰坦言,在加拿大七年,前前后后多人游说重出江□,直至今次才有信心复出。「我无信心,但我想了七年,开始觉得是时候。七年,其实并不长,一个艺人要由无信心变得有信心,是要经过很长时间去扫描自己。」

* 乐坛新人
王杰说,很高兴今次回到香港没有人认识他,「我以前的歌迷成熟了,新的歌迷又不认识我,是重新开始的时候。」「我对香港乐坛仍抱好大希望,香港既然是国际都市,音乐必须有国际水准。」王杰说,他重返歌坛,别人觉得他转变了,都说他说话多笑容多,开朗亲切,不再浪子不再沧桑。不过,有一些东西,要转变是很难的。拍照当日,为了营造「融入人群」的感觉,跟王杰在闹市人丛中取景,他脸容绷紧,眼神游移紧张,像个初入行新人。「原来我始终不习惯,我觉得不够胆子、害羞,不好意思」顺他所求,到海边别无旁人之处取景,王杰却重拾自我,在海边又叫又笑,笑得开怀。「我真的很喜欢海。」他坦言,已习惯孤独。

* 难弃浪人  
孤独的岁月早早开始,始自王杰十二岁。「那时父母离婚,把我安置在香港寄宿宿学校。十四、五岁时,他们工作地点不定,便没有再来探我。」「我由那时开始就经常看着天花板想,为甚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甚么事?但年纪还小,想不出所以然。那时想,父母一定是太憎我**」「之后自己一个人租屋,半工读,直至现在,还是习惯一个人。」「其实一个人有时都是好事,寂寞是一种幸福。一个不懂得孤独的人才最是悲哀。」「在香港最不习惯,是一切太急促,想停下来静一下很难,你试试在马路走时停下来两秒,一定给人骂!在香港,千分之一秒就要有反应。」

* 奴隶与皇帝
王杰承认,这样的性格影响他跟伴侣的相处,七年前离开香港,或多或少跟思索婚姻有关。「我觉得一男一女走在一起,很难真的互相迁就,必有一个是皇,一个是奴隶。如果一方想当皇帝,另一方不想做奴隶,就会容易分开;其中一方愿当奴隶,就可以永远走在一起。」「有一种人,既不想做奴隶,又不愿意分开,这种情况就最好两人相隔远一点。开心的时候在一起,不开心又立刻分开一点。要做奴隶?谢谢了,不需要。我太太现在在加拿大,我会长期留在香港,我们很少干扰对方的事,我是我,她是她。」「有人说小别胜新婚,是的,有时离开一下便没有这么多纷争。」「我觉得很多事情是注定的,应该来的会来,应该走的会走...」

* 后记:  
王杰在海边拍照的时候,依然吸烟,手势与神态,依然带一点浪子,一点沧桑;不过,可能习染了加拿大人的公德心,他拿著烟蒂在找垃圾桶,后他揿熄了香烟,把烟蒂放在自己的裤袋里。有些东西,是会随著经历的不同而转变,有一些,却不。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