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心曲

 

 

中文 English

<bgsound src="herback1.mid" loop=infinite>

 

 

 

我对王杰的第一印象是出现在1989年左右某MTV中那位骑著电单车神情严肃的年轻人。当时我在大陆上初中,国内刚刚刮起一股势不可挡的港台文化风。第一批引进的港台流行歌手正被轻而易举地推销给无数内地心灵饥渴的处女听众。幸运的是大多数这些外来歌星的确实力不凡(就唱功或者创作能力而论)。不仅如此,所有主打单曲都令人难以置信的上口,而编曲又都那么优美,尤其因为当时内地流行歌坛仍在襁褓之中。<一场游戏一场梦>就在那个年代凭著难忘的旋律和悲情的歌词步入了年轻一代的潜意识。当我第一次在电视屏幕上看见那个身著皮衣眼神忧郁的大哥哥,我的内心隐约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但是那时年方十四的我,对感情方面的事基本毫无了解,音乐也尚未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因此也就没再深究那个模糊的感觉。

快进到
1995年,那年上大二的我已于四年前移民到美国。漫步在熙熙攘攘的旧金山唐人街,偶然瞥见一家门面不小的中文音像店。虽然我早已成为一个美国乡村音乐的铁杆歌迷且有多年没听过中文歌曲,一种无名的直觉催我踏进店门。不出所料,我立即被专辑封面上那千百个陌生的名字和面孔弄得眼花缭乱。突然我眼中出现一个熟悉的标题,“王杰<一场游戏一场梦>”。那忧郁的眼神,那紧锁的眉头不知为何都给我带来一种安全感,甚至一种质量保证。尽管那盒卡带 跟随我离开了那家音像店(当然是付了钱的),随后很多年我都很少听它。专辑中的歌曲伤感得令我不忍多听,只有在一些失眠的夜里我才有心情把它塞进立体声。

一晃又是五年,我坐在唐人街某发廊不耐烦地排队等候。无聊中随手拾起一本印得花花绿绿的香港小报。翻开来不经意的眼光驻留在一篇关于王杰复出的报道上。文中附有他
1993年与莫琦文的大结婚照,但是读下去就发现那段婚姻已经以破裂告终。在采访中王杰被问到他的第二次婚姻失败,种种尾随他的负面传闻,复出的原因,不尽人意的销量等等。他的回答非常平静和理性,毫无讨人怜悯的意思。但是字里行间,我不难查觉一缕熟悉的忧伤。

新世纪来临了,我的音乐嗜好早就从乡村音乐转为进步摇滚,可我的王杰收藏仍然仅限于那盘老掉牙的卡带。虽然<安妮>的开头已经有些走调,那天我又重拾起它重温我十几载的回忆。刹那间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楚,我发觉我竟然无法停止一遍又一遍地听那些歌。天知道我为什么在这么多年后才真正懂得欣赏这张专辑。可能它使我联想到菲尔科林斯的经典处女作<表面价值>,可能这突然的感悟出于随著年龄增长我在人生观上的某些改变,也可能怀旧是一个因素。无论究竟原因为何,我就此迷上了那些哀伤的语句和那个醉人的声音。我从网上买到<一番杰作>精选辑,每天带到车里听。我不停地问自己:“这些年你都在哪里?你怎么会错过这么多好音乐?”我在网上搜索著他的名字,很容易便找到很多精采的杰迷网站,有些甚至是日语和英语。但只有读了他的生平后我才开始了解什么样的历练造就了这个歌坛奇才。

生长在一个破裂的家庭,十几岁时被父母遗弃,使小小年纪的王杰常常觉得自己象个孤儿。紧接著这个不幸的童年是他自己短暂的第一次婚姻,破灭后只留给这刚刚二十岁的年轻人一个刚出生的女儿。为了拉扯这个孩子和养活自己他什么工作都干过,包括厨师,出租车司机,当然最有名的是在几百部电影中当过替身。 原来那些早期音乐录像中的电单车不只是道具,以前他曾经在特技镜头中驾著它飞跃多达八辆汽车。在那些玩命的日子里,饱尝世间冷暖的他变得更加早熟。是的,他于
1987年推出的首张专辑销量超乎一切预计,使他“一夜成名”。接下来又是一连串大卖的专辑,使他在亚洲红透半边天。 但追随成功而来的却是他人的嫉妒和中伤。九十年代中页,可能看不惯演艺圈的虚伪和现实,也可能被每年三四张专辑的高产量压得透不过气来,王杰离开了华语歌坛把自己放逐到了加拿大。但是非仍然跟随著他,在私生活方面王杰再次遭受挫折,包括被媒体大加渲染的第二次婚姻破裂。在战胜忧郁症和厌食症后,1999年的王杰以全新的形象和音乐风格在香港复出。果然这又立即引来苛刻的批评和锐减的销量。不过随著2001年反响颇佳的<爱与梦>专辑的发行,似乎好运终于要降临到这个永远的浪子身上。他的歌在逐渐成熟的城市人群中找到了忠实的听众,反之人们脆弱的感情生活也在那些高亢的悲歌中找到了共鸣。同时越来越多人意外地从一些不太有名但同样震撼人心的励志歌曲(比如“心里的呼喊”)中得到了鼓舞和前进的勇气。可叹这年头歌坛时兴赤裸裸的商业化和无羞耻的倾销偶像歌手,象王杰这样的实力派往往被完全忽视。当我回顾王杰多年来对华语歌坛无怨无悔的付出和他对音乐全身心的投入,我有说不出的感动。谨以这些网页献给所有认为我们有必要支持这种精神的人们。
 

 

 

生平点滴 浪子语录 文案欣赏 歌词转译 舆论一角 专辑评论 王中之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