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辑评论

 

 <bgsound src="wohaishiyongyuandeaizheni.mid" loop=infinite>

评《爱与梦》(2002)  

 

 

虽然这张碟封面再难看不过,总体来讲它还是不失为一张难得的好唱片。事先于YesAsia读过的一百来篇赞不绝口的留言丝毫未妨碍乍听时的惊喜。尽管我向来喜欢与主流观点作对,但这回也实在不得不加入啦啦队。

好象跟听众玩心理游戏一般,刚开始这张碟似乎又是大家熟知的风格。“爱不起”和“忘记背叛”这一对抒情歌感觉不错但略嫌雷同。王杰亲自为第二首歌谱曲,但不知为何这首与上首结构不能再象了。一如既往,王杰在唱腔上的全力以赴还是令人钦佩的,可是对我来说这前两首与某些Celine Dion 主打歌风格如此近似使我不能原谅(对不起,我不喜欢Celine)。所幸,接下来唱片很快凭一曲“梦土上”进入新的境界。这是一首很有创意的歌,先以美不胜收的电吉它序曲引入,然后琅琅上口的合唱部分用动听的男女声二重唱处理更是再合适不过。歌词也配得精彩,特别是第二段更是宛若梦境。合音的女歌手声音有点象个柔和些的Alanis Morrisett,正对这歌总体上轻型alternative的风格。这首中速曲夹在多首慢歌之间是个不错的变化。下首慢速抒情歌是一听就爱的“想雪”。以钢琴推动的主旋律即简单又难忘,更配上如诗如画的歌词。但这张大碟真正的惊喜还在后面。当第五首歌金属撞击般的最初音节响起时,我马上感受到王杰近年来在音乐创作上的努力尝试。他自己谱写的“变种情人”曲调好似阴云笼罩或暗流湧动,是以前那单纯的王杰决对写不出来的。尤其令人侧目的是中间那段高潮过渡不仅音乐大起,更加上原始呐喊,夹杂邪恶念咒,以及震撼人心的电吉它独奏。中间这段音乐有点象Peter Gabriel最近推出的"Up"大碟(那是他花了十年才憋出来的)中高度戏剧化的"Signal to Noise"(“噪音信号”)一曲的缩影。那关于好情人变坏的歌词是运用一种略为扭曲的沙哑嗓音来演绎,表达的那种绝望的心情和愤世嫉俗的态度是只有成熟艺人才体验过的。一句话,这首歌就创新性而言可算得上小型经典,王杰领导新潮真该得奖。如果这首歌不能为中文歌坛大胆尝试重新建立信心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问题是我听完最爱的一首歌之后经常忽略紧接下来的那首。我知道这不公平,因为“叛侣游戏”其实也很值得细听。歌中故事从第二天早晨开始,我们都能想见主人公一片茫然地坐在角落收拾残局。当静静的钢琴伴奏转为强烈的鼓点,中间一段回忆起昨夜情侣间暴风雨般的争斗。歌词如此生动使你觉得好象在透过一个镜头观看这一幕又一幕。“你很爱我,更加憎恨我”这一句太贴切了。我们都知道因爱生恨是怎么一回事:最终爱变成战争的牺牲品。“昨夜情歌”一曲让王杰回到了他近期所为大家熟知的风格:又一首慷慨激昂的情歌,虽曲调不一定出众,但以无法取代的特有歌喉来动人。“我识忍痛”则是令一次新尝试,这回是类似Bruce Springsteen式的中速摇滚。笔者听来歌词似乎有点幽默,甚至象是自嘲王杰的“悲痛国王”形象。唱片剩下部分就比较墨守成规,“找一个地方”是唯一一首翻唱,三首国语歌中有两首分别是“爱不起”和“想雪”的国语版。与粤语歌词相比,国语歌词比较直截了当而令人感动,但同时失去了一些优美的诗意(可能与王杰自己填词不无关系)。最后一首对杰迷是个额外奖励,因为我们终於听到一首连写带制作全由王杰包办的歌。它不含任何惊人的高音,而是细水长流地娓娓道来,使你越听越爱听。我们都能感受到“男人简单就好”其间智慧源自王杰的亲身经历。难道他唱得这么用心有什么奇怪的吗?难道这歌如此打动我心又有什么不可理喻的吗?答案当然是两个“不”字。

 朋友们,不要被那张封面照片吓走(相信我里面有好的),不要被对王杰以往的成见愚弄,给予这张专辑它应得的尊重: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戴上你的耳机,全身心的用你的灵魂去听,只怕你会发现你和我会得到同一个结论。  


 

 

评《爱我的我爱的王杰》(2003)

 

 

几个月前刚迷上王杰,马上就碰上他出国语双碟,真是“幸福”。这个新歌加经典重唱专辑从印刷装璜上明显比《爱与梦》精致,看得出唱片公司对封面造型还是有一定重视(没拿最糟照片来吓人)。王杰穿上雅致的西服套装一手夹烟低头沉思的样子的确是又帅又酷,想来足可以吸引一批只看外貌的小妹妹们。所幸我们都知道他不是一个空的外壳,那绮丽歌喉和独特气质就藏在这小小两张碟里等待发掘。

“我比他好”,“在你背后”和“幸福”这三首新歌都很上口,水准可算得上平分秋色。虽然谈不上什么惊世之作,但首首洋溢著一种朴实却又灼热的真情,潜移默化地钻进你的心。美中不足是在合音和编曲方面有点缺乏想象力,例如运用太多的钢琴伴奏略嫌枯燥。接下来的一系列经典翻唱无论词曲都经过时间考验,所以自然特别动听。“最后的温柔”和原版水平不相上下。王杰歌声虽不如姜育恒柔和,但胜在凄凉。下一首“没有烟抽的日子”感人程度更是非比寻常。从未听过张雨生唱这歌,但一听就不免怀念起英年早逝的他,这想必也是王杰翻唱此歌的用意吧。从这首歌中越发感受到今天的王杰对歌喉的非凡驾驭能力。他在高音时故意不放开来唱,造成一种强烈的压抑感,恰恰很符合歌中描述的那欲罢不能的无奈心情。王杰的“大约在冬季”比我印象中的齐秦版感情更投入。本来只是略带哀愁的中速舞曲经过“杰式处理”后立刻把悲情怨气全强化了N次。这歌以前我从来没注意过歌词,叫他这么一唱想不注意也不行了。另一首上乘佳作是台语歌“海海人生”。歌声浑厚中又带有少见的委婉的一面,加上颤音风味十足,甚至使我想起某些日语歌手。“跟往事干杯”比原唱更潇洒豪迈实在难得,我挑战任何听者不下意识地跟著一起唱。开车时听这歌一定要小心,别得意忘形地开九十迈被警察抓下来。相对之下“原来的我”和“你把我灌醉”就比较缺乏特点。“你把我灌醉”前两段有点拖拉,但中段电子合成器(Synthesizer)独奏却煞有新意。此外我喜欢王杰在中段高潮连接时以及结尾前很悠扬的几句哼唱。

可能由於第一张碟整体水平太高使第二张碟难以匹敌,不过还是不难听得出演唱和制作上的用心。我很欣赏其中轻声吟唱的几首,诸如“为了爱梦一生”,给人一种很自然又舒服的感觉。再如“安妮”改用假声唱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令人疑是梦境亦或是潜意识里飘来的旋律。不太成功的是新唱成名作“一场游戏一场梦”。王杰似故意压低和拉长声音,结果听起来象个穷困潦倒的无家可归者。酸楚是够酸楚的,但就这首歌内容而言好象手法有点过重。有人无法接受R&B风格的“忘了你忘了我”,我倒觉得它是中比较突出的一首。背景合唱部分加得恰到好处,不失分寸。“她的背影”编曲也很成功,中间一段Synth仿佛遥远的风铃飘扬,为全曲增添了不少意境。相反“惦记这一些”的新吉它配曲就明显比以前乱,有些画蛇添足。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我没听过原版的“让我永远爱你”,但也明显感觉王杰唱这首歌时好象是在运用过去的唱法。这更证明他现在的沙哑嗓音是刻意求变,决非“嗓子坏了找借口”。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买只有三首新歌的双专辑,答案很简单,在这小小的两张碟里我找到了我爱的王杰。 岁月可以改变他的形象甚至歌声,但决不会改变他那颗热爱音乐的心。当他一再把心掏给我时,我懂得什么叫“幸福”。


 

评《忘记你不如忘记自己》(1991)  

 

 

王杰接连不断地为我带来惊喜。对音乐品味如我一般考究的人来说,任何一个歌手要想作出一张令我完全满意的专辑都近乎于不可能。可是迄今为止王杰竟已奇迹般两次达到这个标准,第一次是凭他1987年初出道时的那张令人难忘的处女作“一场游戏一场梦”,第二次则是靠1991年推出的一张名气略逊但质量却同样惊人的大碟“忘记你不如忘记自己”。下文将着重表诉本人对后者的一些感想。

购买这张专辑绝不是盲目的选择,早在订购前我就听过里面五首歌。其中“心痛”和“忘记你不如忘记自己”这两首是由刘德华和王杰合演的港片“至尊无上II”中的插曲。专辑的开篇曲“心痛”可能是王杰历年来完全自创作品中最有名的一首。以古筝为主的民乐伴奏为整支乐曲带来一种超越时空的感觉,同时歌词也非常恰当地散发着国画般精练的美:

 

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无奈

无言的相对

我似乎已明白

慢慢走向你的面前, 握紧你的手

忍着眼泪对你说声“珍重”  

 

短短几行便勾画出一个离别场面的精髓,我们还需要知道什么呢?“少就是多”的原理就此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了。而对于那些看过“至尊无上”这部影片的人来说,这首歌的感染力又会因片中王杰和他女儿催人泪下的一场戏而无限加强。“忘记你不如忘记自己”是另一首获益于该片中感人情节的歌。直至今日,每当我听到那句“一个人走在冰冷的长街”时心里还会感到些微刺痛。但是即便没看过“至尊无上”的听者们也绝对不难察觉这首歌的悲剧性,因为王杰唱腔中挟带的浓重哀伤会不时象利刃般将你撕裂。另一首为我熟知和喜爱的歌曲是“来生再续缘”。华美的器乐点缀和高度诗意的填词使我想不通这首歌为何在当时不更走红。但最令人折服的还是王杰的歌喉,有时它简直好象已经与肉体脱离,有了自己的生命。尤其是极高的重复和唱部分,他的歌声象插了翅膀般地飞到了无人之地,随心所欲地翱翔在云海之上。这种戏剧性很强的演唱方式正好附和这首歌的主题,宣告着一对今生无缘厮守的痴情人对命运的不满以及来世再聚的诤诤誓言。

不难猜到,这张专辑中收录的两首英文翻唱“He Ain't Heavy, He's My Brother”“Sealed with a Kiss”是我最早下载过的王杰歌曲之一。我承认每次听到他念错“laden”这个词而把那句歌词唱成“If I'm a lady, I'm a lady with sadness”,我的脸上就会泛起一点点微笑。不过谁能做到永不犯错呢?再说他在这两首歌中的倾力演唱已经完全足已弥补个别发音不准这种小缺陷了。就纯歌唱技巧而言,这两首英文歌也是颇具挑战性的。只要留意一下唱“And the load doesn't weigh me down at all”这一句时王杰的歌声是如何流畅地沿着音阶滑下的,你就会发现其实没有几个华人歌手能对声音控制得这样自如。我个人很欣赏他翻唱这些英文老歌时自信而又投入的诠释风格,听起来几乎象是他本人的作品。

一张专辑里有五首好歌对我来说已经很值了,至少我向YesAsia订购时是这么想的。对专辑中我没听过的那些歌并没报很大希望,因为以我的经验而言非主打歌的质量一般都逊于单曲。没想到,我大错特错了!首先,两首词曲全是王杰的歌彻底结束了对他创作水平的任何怀疑。“永远流浪”的主旋律听来如此一气呵成使人觉得它根本就是自己流出来的音乐。柔和的钢琴曲与怀旧的歌词相结合,创造出一个让我留连忘返的完美音乐世界。这首歌的前三段更包含王杰笔下最真实感人的几行歌词:  

 

踏在回家的路上 未来的前途茫茫

曾经是我无知的选择 沦落在异乡流浪

走在童年的路上 岁月的脚步漫长

曾经是我爬过的矮墙 如今全不见了

小河依旧清澈 回荡儿时的歌

曾经属於我的天地 要往哪里去找

 

另一首王杰词曲的作品,“浪子”,也同样只需第一句就轻易地把我的心赢了过去。编曲被限制在最少,而传统吉它/钢琴组合的那种简洁的优美则被开发到最大极限。正象“一场游戏一场梦”里的那些歌,“永远流浪”和“浪子”都是那种一听就熟,朴实悦耳的歌曲,无比适合大众哼唱。

又一首绝妙好歌是“流浪的心”,它以慢拍开始,但很快摇身一变成为上流的中快速摇滚。值得一提的是王杰在歌首运用的仿女声唱法完全愚弄了我的耳朵,难度之高实在令人惊叹。整首歌为王杰提供大量显示高音的机会,而回音技术的运用更突出了他的音质。你能想象任何其他人赋予那些“喔”如此充沛的感情和独特的个人风格吗?

不想机械地把每首歌都拿来提一遍,只想最后把注意力转向“错过就是悲哀”。这里的主要惊喜来源于中间一段听来很“进步(摇滚)”的器乐间奏。当我说这首歌中段响起的那支神秘电子合音器独奏令我联想到Pink Floyd时,我决不是开玩笑。不管是Ricky Ho还是陈大力发起的这个音乐实验,我个人非常喜欢并盼望会在未来的王杰出品中看到同类尝试。

我知道有些人不大喜欢这张专辑的原因是文案中暗示的某些政治倾向,但是优秀的音乐应该被作为音乐本身来欣赏,不受国家,政治,宗教,民族等因素的影响。从对这十二首歌的选择来看我们可以想见当年王杰和他的创作班子都是花费了很多心血的。能够象九十年代初的王杰那样每几个月推出一张如此高水平的专辑今后只怕是越来越无人能及的事了。当我再次把这张专辑推入音响让自己被王杰的音乐所环绕,我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我感谢他选择与世界分享他的才华,并希望终有一天他会在音乐界得到他早就应得的赞誉。  


 

评《不孤单》(2004)  

 

 

很明显,王杰的这张新国语专辑犯了当今流行歌坛的几大忌:

1.选择基本上整张唱片里曲调最弱的一首歌作为第一主打。与专辑同名的“不孤单”单曲唯一顺耳之处是开始和结尾的电吉它伴奏。

2. 歌曲类型和节奏都缺乏变化,除了“旧行李”是中速以外,所有其它歌都是慢速。没有实验唱蓝调,摇滚或绕舌。

3. 咬字不准的老毛病还是没改,有时仿佛是故意跟听众过不去,或者是考验我们的忍受能力。尤其在唱抒情歌曲的高潮关键部分时常常平卷舌不分,令人想忽略也难。不过对於他的老歌迷们来说,这几乎已经成为杰式情歌的一项专利,因而也就见惯不鲜了。

4.作为创作歌手的王杰收入这张专辑的个人作品却寥寥无几,难免令歌迷们失望。不过这好象与他的唱片公司有关。

总之,<不孤单>绝对不是一张很讨好的专辑。然而将完整专辑听过数遍之后,我必需承认它在总体水平上是王杰离开飞碟以后这些年来数一数二的。久违了的王杰的个人风格终於借这十三首歌重新得到了发挥。Ricky Ho这个怪才的编曲和王杰的亲自制作将整张专辑染上了一股浓浓的怀旧情怀。在深夜里聆听这张碟的感觉很奇特,恍惚中似乎踏入一个属於王杰的“真空”。时空刹那间消失,只剩下一抹孤独却又熟悉的人影和几许沧桑而又亲切的歌声。不错,那歌声早已不象记忆中那般清澈和高昂,但岁月的创痛却赋予它另一种发自内心的深沉和宁静。当然我能想见很多乐评会立即把每首歌拆散,一一数落它的瑕疵和不足,但我只能说他们完全没明白制作者的用心。当把这些歌连贯起来听时它们会起到互相辅助和渲染的作用,从而达到一个更强的宏观效果。

虽然如上所述,个人认为<不孤单>的整体水平比较平均,这绝不是说这张专辑里没有突出的歌曲。例如“真空”开始似乎很平淡,王杰的唱法甚至显得有些疲惫,但趁人不备却突然切入这样一段铿镪有力的杰式宣言:

 

因为我还是渴望自由 就该放开手

别再找寻曾经停泊的线索

推开你的手 不再回头 从此心一片真空

决定洒脱 不怕更寂寞

 

简短的四行话,重复多达四次。但奇怪的是这种处理手法非但不令人厌倦,相反每重复一遍就给人一种更强烈更坚定的感觉,仿佛歌者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最后终於痛下决心了结这段情。间奏后背景音乐中又悄悄加入一段不紧不慢的鼓点,恰到好处地突出了极富感染力的主唱。

另一首堪称佳作的是<爱无言>,虽然并非王杰自己的创作,但想必填词者对王杰的家事有所了解。“也许没回到家,也许很久没说过话,别忘了我的爱能让感情不复杂”完全是王杰唱给他女儿听的,比较感性的歌迷听了可能会感动得流泪。本人对这首歌的编曲甚为推崇,开始和结尾的孩子戏耍声以及对交响乐的运用都很巧妙,对主体起到了很强的衬托作用。但高潮部的仿童音合唱有点喧宾夺主的嫌疑。

“灵魂有罪”和“浪子2004”是另两首怀旧值很高的作品。前者的大提琴间奏和悲凉的曲风都令人回想到很多年前那个属於王杰的时代。遗憾的是陈乐融的填词大幅度退步,听后摇头之余脑海中只冒出一个念头:“快请李子恒”。还是“浪子2004”中对原歌词的改动最能体现王杰这个纵横歌坛十余载的老将在心态上的转变:

 

舍不得,不去回首,沉默的接受

承受着岁月的蹉跎

我怎么能够 这样被击落

 

几分无奈,一丝不甘,再撒上几缕辛酸,混杂起来酿成苦酒一杯,留给王杰独酌。不难看出,他对这些年来事业上的起落心情很矛盾。在短短的一首歌中他时而显得很自负(就算没有你,我依然还是我),时而又陷入自我怀疑(是否我,从来都没有人爱过,是否我, 注定不能回头),争扎于自大与自卑之间。创作者们在艺术生涯中必经的煎熬,就这样被描述的淋漓尽致。

另一首不得不提的歌是“你们”,依我看它应该代替“不孤单”作为第一主打。那些批评这张碟缺乏创意的人应该仔细听听这首再下结论。从歌唱技巧上来说这无疑是首很有难度的曲子。开篇是一支打破常规却很上口的小调,逐渐引出令人惊喜的两段高潮过渡,颇有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你们的故事幸福 我听了跟着投入 为何要就这样结束

有谁的爱情不苦 不就是怀疑嫉妒

何必习惯性顽固

 

也许

我说的话 赢不了你 自己要下的结论

但是回想 记忆里面 那些被爱的部分

难道你不心疼 那些爱的过程

 

变化多端的曲调高低起伏忽快忽慢,而王杰则不失时机地显示他的歌喉依就驾驭自如,拿捏有章。听后旋律在脑海中盘旋了好几天,我想这算得上是所有好歌的一个共同标志吧。

还记得王杰以前经常录制英文歌吗?"Am I Still Your Lover"是他复出以后第一次收录英文歌,从而代表了他在又一方面的回归。原创的曲调尚算动听,但是Belinda Foo的歌词有些不疼不痒,唯有"I'll whisper your name to the wind, I'll send a love note with the rain”这句还略有意境。从<忘了所有>专辑中的“Am I Crazy”来看,王杰本人应该可以写得出更精采的歌词。不过这种传统风格的抒情歌倒似乎很适合美国的轻型摇滚电台。

在一曲简单而又恬静的即性钢琴独奏中,<不孤单>专辑缓缓落下了帷幕。翻翻歌词夹页,突然发现一张很艺术的王杰全身特写。只见他身着干净朴素的对襟羊毛衫,配上舒适的蓝布裤,网球鞋,坐在布满青苔的石阶上,若有所思地眺望着前方。那一刻,我终於明白了什么叫做“落寞的美”。他,早已不再年轻,不再时髦。或许这种打扮和唱法在今天的新潮人群看来是那样的不合时宜。只有少数与他心灵相通的歌友才会真正了解和欣赏他,应了一句老话“to know him is to love him”。就让这样的身影,这样的歌声,无限制地在我们心中延续下去。


 

忘了所有(1996)  

 

 

总觉得若想点评《忘了所有》这张专辑理应由那张耐人寻味的封面入手。当然,对某些擅长哗众取宠和追求“震慑效应”的流行歌手来说,穿暴露点的服装实在是不足为奇。不客气点说,那些人就算一丝不挂地亮相也不会令我侧目。但王杰这种向来我行我素的实力歌手突然一反常态地展示舞男般的开放造型就有点令人费解了。莫非他想影射在演艺界打滚有如出卖肉体?还是他对作为歌星所有隐私都要被媒体曝光的一种抗议?也可能他想以此象征抛弃所有刻意修饰,这一次要向听众献出最原始最真实的自己。同时也不能排除他是不甘被人定型而故意改变风格,顺便暗示专辑中所采用的跳舞音乐曲风。如此令人捉摸不透的封面设计是在王杰专辑中罕有的,由此可见佳音时期的王杰无论在艺术上亦或心态上都比以前成熟复杂得多。

翻阅歌词插页的背面,细心人不难发现王杰在這張专辑的制作中身兼多职。不仅包揽全部作曲,还直接参与音乐总监,合音编写,混音,甚至插手吉他伴奏。一方面这证实波丽佳音确实为王杰提供了很多创作空间,使他比在飞碟时期多了不少“随心所欲”施展身手的机会。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意味着他失去了飞碟旗下众多名音乐人的坚实后盾。有如在高空走钢丝却撤去了安全网,成功了固然风光,一旦跌下来则不仅会摔得粉身碎骨,只怕还会给旁人落下笑柄。想必王杰也不是没意识到这一点,但还是决定迈出这风险性极大的一步。不过以他当时那固执自负又年轻气盛的性格,选择不顾一切自己冒险闯一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至于今天的王杰回首当初抉择时是否心存悔意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就音乐风格而言,值得一提的是王杰在這張唱片中对跳舞音乐(dance music)的首次尝试。虽然王杰早就演唱过动感很强的曲目如Ricky Ho的《爱你象爱我自己》,但据我所知他本人从未写过象《掌握》和《活出自己》一类的纯舞曲。与其说这些歌勾起对经典Disco年代的回忆,倒不如说它们更接近八九十年代以Prince, Madonna, Paula Abdul, Michael以及其妹Janet Jackson等人为代表的改良派流行舞曲。这类歌的共同点是大量运用电子击鼓器和电子音器来制造令人无法抗拒的重复节奏圈,附加一些声音技巧来营造热舞气氛。例如《掌握》一曲自始至终被脱缰野马般的强烈节奏所贯穿,间奏时几段精彩敲打乐独奏夹杂着粗旷的吆喝声似乎在催你起舞。不过毫无疑问舞感最强的还是那首中速的《活出自己》,第一个音符尚未落地就给人一种不由自主踏入舞池的冲动。最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其中那几声短促的低哼,没听过王杰展示性感喉音的女士们可以借此大饱耳福了。按理说《Be Cool》比这两首音域起伏更大因而对歌唱技巧更具挑战性,但总体效果却始终差了一截。分析一下似乎主要问题出在填词上,尤其是“啊Cool! Oh no! Baby don’t be cool! 试着去接受”这几句反复强调的标语。乍一听好象很叛逆,但是仔细一品却发现是“没有理由的叛逆”。更有甚者,此歌开头和结尾都采用诡秘的怪笑,而歌词本身的观点又不明确(不知是想让我们同情怪笑者还是他们所讥笑的对象),难怪多数听者会有些摸不着头脑。

既然要评《忘了所有》就不能不提《Am I Crazy》这首王杰艺术生涯中独一无二完全自创的英文歌。不知为何这也是我所听过的最悲观压抑的一首歌。幸而有《活出自己》一类乐观向上的歌曲做陪衬,否则单就这首歌而言实在令人怀疑王杰当时的心理健康。试问有几个正常人出如此伤感的句子:



Sometimes when I’m down

I walk in the rain

with no one around

Sometimes when fear comes upon me

I hide in dreams

Where no one wakes me up

Am I crazy?

 

A hawk carries my soul to another world

and I shall never return

There’s something deep in my heart

It’s sneaking out through my eyes

 

黛玉葬花也不过如此吧?! 有些心理医生会说以上歌词反映了忧郁症的两大首要临床特征:“绝望”和“自杀倾向”。无奈此类灰色心情似乎每每为王杰带来创作灵感,使他沉溺于这种“凄美”,岂不知颓废自怜也象鸦片一样容易上瘾。话虽如此,还是必须承认这首歌从词曲配合而言是无懈可击的。有如电影插曲般以低回的管弦乐登场,几句自嘲式的开场白背后静静地响起一如泣如诉的吉他独奏,戏剧性和感染力绝不亚于Sting的那首《Fragile》。然而接下来”Sometimes when I’m down”一节立即提醒我们王杰的歌声本身才是最凄婉的一种乐器。难度不小的两句高音被他以柔中夹刚的唱法无限渲染升华,将整首歌曲的悲剧气氛推向颠峰。结尾两段独白与歌首遥相呼应,最后两句若有所思的反问Am I crazy, am I crazy...把剩下的一切留待听者去慢慢品味、联想。总之,作为艺术作品本身来欣赏此歌实属不可多得的佳作,但字里行间的自怨自艾浓得化不开,听多了只恐会引发心绞痛. 

另一首王杰词曲的作品是与专辑同名的《忘了所有》。不出所料,又是那个永恒的杰歌主题:留不住的爱。象是得了姜育恒的真传,这一首也大量穿插口白,甚至连那自我反省般的口吻都令人联想到老姜的那首经典《戒烟如你》。一句“求你叫我一声别走,流着泪等你说”是歌者发自内心的呐喊。每逢分手总是假装无所谓,似乎很潇洒地转身就走,敏感又脆弱的心灵却远没有表面那样坚强,只好默默地“为你流泪在我的心窝”。虽然词曲都不出奇,但真情流露一样颇有感染力。

余下几首抒情慢板歌曲按理说完全属于王杰驾轻就熟的传统风格,而且每首歌的主旋律也都相当上口,可惜平庸的歌词使它们无法与早期经典相提并论。很明显的一个例子是《男人心》,本来这首歌无论在结构和唱腔方面都与家喻户晓的《安妮》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令人扼腕的是竟被草率地配上了意念及形式双不过关的歌词。特别是这段高潮重唱“男人心,最易解读的习题。男人心里也有脆弱的情绪。男人心,等着你填补空虚。这一次让你看透男人的心。”四句话四个“男人心”。词作者梁鸿赋更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这三个字当成口头禅硬加进《危险游戏》(“一颗男人的心,豁了出去”)。幸他只填了两首,如果再多重复几次整张唱片就该名了。相之下由林怡珍执笔的《不曾拥有你的爱》和《随心所欲》都成了精品,不过若是与飞碟时期陈志远,王文清,李子恒等人的大作比起来,却又不免令人感叹“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了。此外这些歌从编曲技巧来看也与飞碟时期有一定差距。钢琴伴奏固然优美,但用多了也不免略嫌单调。几段电吉他独奏的穿插有些生硬,未能有效地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多数歌曲的混音效果让人错觉象是自家小型录音室中的产物。固然这些变化给整张专辑带来一种非商业化的亲切感,但却是听惯了飞碟时期精密制作的听众们所难以接受的。

综上所述, 虽然作为除了早期的《All by Himself》以外原创比例最大的一张专辑《忘了所有》很可能在王杰心中占一个很特殊的位置,可惜的是由於种种原因它始终无法回归到王杰全盛时期的艺术高度。加盟新唱片公司使王杰终於胜利得以掌控自己音乐风格的走向,但是相信他当时也一定感到在创作上缺乏合作伙伴的隐痛。再有,象王杰这种一向“把心挂在袖口上”的歌手,他内心世界的每个波澜都会如一反映到他同时期的歌曲中。以这张专辑来看,步入中年后的王杰在感情表达方面显然比原来细腻了许多,但可能是“有得必有失”吧,他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似乎比以往少了一点勇往直前的魄力和面对未来的信心。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名的迷茫感和失落感。一曲《红尘梦》听罢,你就会不知不觉地被这种心情所包围而难以自拔。难怪有人会说听这些歌不是享受而是受罪。也许婚姻上的不如意和事业上的不得志使他萌生世界观上的某些转变,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看来佳音时期的王杰最需要的是身体力行, 学着“忘了所有”,“掌握”命运,尤其多留意一下如何“活出自己”:

              

沸腾的都市和你没关系 冷漠的表情是你的权力

放掉那束缚已久的阻力 不需要太多压抑

挫折和打击不必太在意 虚幻的梦想全部都忘记

自我的原则别轻易放弃 掌控未来就是你

 

拒绝所有固定真理 努力活出自己

请拥抱热情将平凡创造奇迹

挥去不安犹豫 努力活出自己

就让那黯淡的日子全部都逃离

鲜明节奏生活的只有你

 

 

生平点滴 浪子语录 文案欣赏 歌词转译 舆论一角 专辑评论 王中之王

 

 

浪子心曲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