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AT PERKINS PALACE (1983)

 

我所拥有的最珍贵的现场录像带是1983Phil Collins第一次巡演中拍摄的<Live at Perkins Palace>。我现在有的这个DVD版本则是经本人先是煞费苦心地从Amazon.co.uk的二手商那里跨洋订购,然后花费60美元送到好来坞的一家专业店从英国的PAL制式录像带直接转为美国通用的DVD的。由于年代久远,母带本身有很大磨损,以至于DVD版中除了两首半歌以外,其它部分都带有严重杂音。而且这场演唱会由于是为电视而录的,因而曲目较少(只包括11首歌)。即便这样我仍然无法自制地将它看了又看,爱不释手。值得一提的是,我以前一直想象Perkins Palace(博金斯宫)是英国一座宫殿的名字,就象白金汉宫一样。结果发现它只是美国南加州洛杉矶市郊帕萨蒂那的一家宾馆(甚至离我家不远!)。可以想见,宾馆内演出厅的容量很有限,当时在场的观众也只有几百人。不过那是多么幸运的几百人哪!1983年的Phil,虽然是第一次举办独唱巡演,但早已接手Genesis主唱长达七年之久。已经有九次巡演经验垫背的他,是决非一般歌坛新秀所能比的。开场第一首歌就唱重量级的“I Don't Care Anymore”。先是一段为无数后人效法的菲氏低音鼓,然后从鼓后走出一个身着米色西装,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乍一看他的面孔好象很青涩,但与此不符的是那双犀利得似乎能将你洞穿的眼睛。歌曲的前半段缓慢而低沉,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Phil的天才在于自然,他的词曲和演绎使人很快忘记了这是场演出,他在台上你在台下(或者在银屏前),甚至忘记了他在唱歌。当一个人的歌唱到象说话一样自然就不愁抓不住观众了。但这些都只是序幕,真正的震撼随着第三段的那句爆发性的怒吼"I Don't Care Anymore!!"开始。我想当时在场的Genesis歌迷们一定也吃了一惊,因为在此之前Phil的歌喉一向是高而柔,只是偶尔略为沙哑而已。可是这首歌后半段歇斯底里的重复吼叫,却足可以使人联想到英国著名蓝调歌王Joe Cocker。这是Phil第一次在现场显示强硬的摇滚/蓝调嗓音,众所周知几年内他就会将这种唱法成功地派上用场("Mama", "Against All Odds", "Tonight Tonight Tonight")。第一首歌唱完观众们就不由自主地全体起立喝彩起来。

另一首不得不提的曲目是"
Thru these Walls"。首先是Phil向观众介绍这首歌时的那段经典的“前言”:

这是每晚我该穿得舒服点儿的时候了(
Phil套上一件宽大的睡衣,舌尖俏皮地在口中乱转几下,甩起睡衣带)。这个吗,这首歌献给今晚观众席中的所有性变态者(观众席中口哨,笑声四起)。我经常纳闷为什么我吸引来那么多性变态者,真正能碰上的确总是那么少。说不定演唱会后我会碰上你们中的一些人(观众哄笑),然后我们 可以一起看。总之,对你们中那些过于害羞不敢公开承认你是个性变态的人,让我来给你们上一堂“性变态速成课”。至少在英国,我不知道在洛杉矶是怎么样。但 在英国,要想当性变态你必须得先有几样东西。其中一样是女人的内衣(从怀里掏出一件女人内衣), 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这件内衣, 因为每晚演唱会结束我就会把 它穿上(观众哄笑)。胸部这里有点嫌大,不过没关系。我在打那些荷尔蒙针,肯定渐渐会长满(观众笑作一团)。(Phil向观众一瞪眼)你们以为我在说笑!当然另外一 件你必须要有的东西是一支玻璃杯(从怀中掏出杯子,对在右耳上),因为如果你觉得精力不足,你至少可以偷听你邻居干那事(观众再次笑起来)。我知道我是会的。 所以接下来这首歌献给所有性变态者们, 叫“透过这些墙”。

Phil的喜剧细胞,在英美歌手中是独一无二的。比如上面那段话,与其说是在介绍歌曲,不如说象段令人拍案叫绝的单口相声。而且典型的菲氏幽默,总是不忘拿自 己开刀。象性变态这种敏感的题材,如果过分露骨,处理不当的话会给观众带来难堪,弄得大家脸上发烧,浑身不适。反之如果一笔带过或者不予解释的话又会显得 轻佻。Phil却能极为巧妙地让大家在轻松的欢笑之余,反思一下自己内心深处有没有变态的一面。

接下来
Phil发挥毋庸质疑的表演天分,化身为“Thru These Walls”歌中的那个内心空虚,思维扭曲的主人公。只见他半躺半坐在黑暗的角落里,目光闪烁,不时拿 起女人的内衣贴在脸上,沉浸于一些见不得人的臆想之中,呢喃着“我的要求不太多,只要伸手摸一摸”。怪不得很多好莱坞的大牌演员都是Phil Collins的歌迷(比如Michael Douglas Robert Downey Jr.Jack Nicolson等),因为Phil是个有演员般艺术触觉的歌手。

最后提一下“
The Roof is Leaking(房顶在漏)”这首歌。坐在钢琴前,Phil乖孩子般非常有礼貌地向观众说:“这是很安静的一首歌,而且恐怕是首有点悲伤的歌。 对不起有这些扩音器挡着,我知道你们可能看不到我,但我只是在边弹琴边唱歌”。来自<Face Value>专辑的这首歌,是Phil创作生涯中非常独特的一首。它描述的是 偏远山区中的贫苦农民在严冬里艰辛地养家糊口的情景:

 

房顶在漏,寒风呼啸

孩子们在哭,因为被单太冷

今晨醒来发现手已经被冻僵

试着生火取暖可是壁炉太老

 

受乡村音乐启迪的曲风,配上若隐若现的钢琴伴奏,凄美缠绵的班左琵琶(banjo),越发突出了Phil感人至深的歌声。在这歌声中我们听到的不是自卑自怜,而是劳动人民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和旺盛的生命力。又一个现场超越录音的例子。虽然Phil的音乐风格主要源于甲壳虫乐队和底特律节奏蓝调,但这首早期作品却足以使多数美国乡村歌手汗颜。

博金斯现场这段录像总共只有
60分钟,舞台设计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后面的屏幕基本没有使用,伴唱由乐手充当。但我相信现场体验过这场演唱会的美国观众永远不 会忘记那晚给他们带来的震撼。Phil长得太不象人们心目中的歌星了,宽宽的额头上戏谑式地顶着一绺头发,好象在很有个性地说:“这就是我,爱不爱由你”。五官和表情又经常让人联想到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可是上帝却决定把应该是好几个人拥有的天赋集中在他一人身上,无论是演唱,乐器,创作,表演,幽默,都是那 么的令人惊叹。无怪乎这个32
岁的年轻人就这样凭着无可争辩的才华横扫美国大陆,迅速晋升为国际巨星之列。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