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音清冽,低音缠绵 

 

苏苏瓦瓦(百度)

 

 

和一个朋友说起我现在每天都听汝佳的歌,她本对我三十好几了还如此崇拜歌星已是异常惊诧,于是对我说:“你只是一时热情罢了,慢慢就过去了。”

可今夜,我知道这一次是过不去了。

        “在一个年轻的夜里
         听过一首歌
         清冽缠绵
         如山风拂过百合”

先读到的这句诗,当时还不懂,什么样的歌可以清冽缠绵?但是听了你的歌,果然高音清冽,低音缠绵,才知道世间真的有如此仙乐象醇酒。在这样的歌声里,连挣扎都不能。

今夜,再一次自愿地被这歌声俘虏。这歌声象月光,淡蓝的,透明的,是连接这里和那里的桥。于是我抬头望去,桥那边的你,不是很清晰。也许这样就足够了,就足够有一次值得活过的记忆。

也许正是因为这是一种永不能相见的爱,又永不能启口的爱,但却不能让我不再想起,也不能让我就此忘记。

说是“凡是美丽的,总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所以对你的离去也就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你知道的,知道我们的痛:你的名字是我们心中的那个刺!

想过多少次与你相见的时刻,定是月夜----“月光衣我以华裳”。而且花儿她们说你住的地方应该是有水的,也定是那条芳香的河,也定是河中有芙蓉千朵。空气里弥漫着百合的清香。你微笑着。于是交给你一个书笺,紫色的底上有小小的白色的花。你不打开,因为你知道那上面什么也没写。因为那时已不再有落寞,也不再有忧伤。而这书笺,也只是一个遥远的青春的秘密。

                                                                                                                           -----月夜.再寄汝佳

               

 

追思绵绵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