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再怀陈汝佳    

 

66飞鸿踏雪 (百度)

 

 

从正月十五至今,近一个星期过去了,我才慢慢接受陈汝佳逝世这个惨痛的现实。失去陈汝佳,就像失去一个亲人般哀伤满怀。虽然不曾和他说过话,也不曾近距离见过他(只在电视和音乐碟片上见过),甚至不曾看过他的演唱会,但我早已通过他的音乐和他成了朋友、成了知己。今天,这位从未谋面的朋友就这样不辞而别了,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无论欣赏他的爱乐者们怎样的伤心痛哭,他都不会再活过来了。痛定思痛,就愈发感觉到他和他音乐的珍贵。

一、浅谈陈汝佳华美高贵的唱腔。

低音婉转深沉,高音清丽入云,慢歌悠扬深情,快歌动感十足,咬字清晰、真假音转换自如不留痕迹。如此完美的唱腔,使陈汝佳能轻松驾驭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无论是《故园之恋》、《黄昏放牛》这些具有民族音乐特色的歌曲,还是广州优秀音乐人(广州三剑客)等为他原创的《是什么在呼唤》、《难解的迷幻》、《浪迹天涯》等,或是大师级作曲家李海鹰原创的《弯弯的月亮》、《心中的安妮》以及翻唱姜育恒、齐秦、童安格原唱的《那一夜好冷》、《等爱的人》、《外面的世界》、《说爹地》,他都能将这些好音乐演绎到最完美的境界。我想,这是陈汝佳用心、用情去唱歌的结果。据与陈汝佳接触过的音乐人说他们对待音乐极为认真严谨甚至到虔诚与苛刻的境界:制作人都认为已经相当好,而陈汝佳还一再坚持多练习几遍直到他自己完全满意为止;每次现场演唱时他们都会提前去现场多次走台以保证最佳演出效果,这与现今一些五音不全的捞票歌星走台排练都由助手代替的现象正可谓天壤之别。像陈汝佳这种拥有华美高贵的唱腔、快歌慢歌高低真假音俱能完美演绎、而且音乐态度虔诚的音乐人二十年来大陆并不常见。

二、浅谈陈汝佳原唱与翻唱音乐。

毋庸讳言,陈汝佳翻唱过许多台湾流行歌曲,今天想来可能存在着版权问题。但这笔帐不应算在陈汝佳头上,要算只能算在当时的政府和唱片公司对知识产权的漠视上。而对于陈汝佳,我要感谢他把早早地优秀的台湾流行音乐推介给我们。

我们更不该忘记的是,陈汝佳还首唱了李海鹰、付林、许建强、张全复、解承强、毕晓世、颂今等大陆优秀作曲家的多首金曲。陈汝佳真正意义上的成名作是付林作曲的民族风格《故园之恋》,他演绎的《心中的安妮》、《我祈祷》、《晚秋》、《伸出告别的手》事实证明没有任何一个歌手能够超越他的演唱。

三、陈汝佳的逝世与大陆媒体的集体失职。

大陆娱乐媒体的崇洋媚港、追腥逐臭、重利轻义、鼠目寸光是早已臭名远扬的了。从陈汝佳逝世一事,更令爱乐者们齿冷、心寒。

早一两年几位香港歌星去世,大陆媒体可谓无所不用其极,长篇累牍地报道了他们的每一件光辉业绩 ,唯恐漏了件小细节,用词则毫不吝啬地用上了“伟大”、“一代”、“光辉”等最美的语句。而如今真正为中国流行音乐做了巨大贡献的陈汝佳逝世了,他们倒是惜字如金了。偶然在报章一角写的也大都是未经证实的负面消息。开始还是猜测,后来就几乎是肯定了。

这些厚彼薄此、见利忘义、短视无知、卑鄙险恶的话语霸权者们,请你们深夜扪心自问,你们对得起你们的良心和职业操守吗?

按常理,起码应对陈汝佳的音乐历程做一个详细回顾,然而没有,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负面置疑,其中以华南《羊城晚报》的林如敏与《华西都市报》最为无耻与卑劣。

如此恶劣的媒体,怎么会诞生出健康的娱乐圈?难怪许多正直的艺人都不愿与娱乐记者打交道,这些记者分别就是一群“狗仔”、“人渣”!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就让以羊晚林如敏为首的卑鄙者们继续在人间追名逐利去吧,汝佳在宁静祥和的天国不屑见到此等跳梁小丑.

四、仿佛听见了汝佳的遗言

这段时间萦绕在心头的是这三首歌: 《伸出告别的手》、《浪迹天涯》、《我祈祷》, 听着听着,就仿佛听见了汝佳的遗言:

我回头凝望寂寞的路旁
再投下一眼最后的期盼
依然不见你步履翩翩
为我伸出伸出告别的手

-------《伸出告别的手》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
我还将到很远的地方去。
如果你看到我忧郁的样子,
请不要追问我的归期。

-------《浪迹天涯》

我祈祷留下孤独的我
走向天涯走向海角
我祈祷带上无言的爱
从此失去心里的微笑
我与影同行
我心里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天涯路漫漫
我还要去海角遥遥
我知道失去的是什么
我又启程却不是寻找

-------《我祈祷》

浪迹天涯的汝佳再一次启程而去了,这次将永无归期.正如他所唱的那样像一只火鸟无声的燃烧,凤凰涅盘之后,回归天国.

而作为欣赏他音乐的爱乐者们,悲哀过后,让我们收拾起我们的泪水,因为明天还是要继续.我相信,愿他的歌迷平安幸福、开朗快乐地活着,正是此刻身在天国的汝佳的祈祷.

 

            

追思绵绵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