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人间得到一切,却一无所有    

 

66飞鸿踏雪 (百度)

 

 

从一名喜爱音乐的小小广州少年,到深圳夜总会的小歌手,到华南音乐界的知名歌星,到全国音乐大赛的冠军,直到威震全国的歌坛巨星。

从他各地巡回演唱会的现场那如雷的掌声、如海的鲜花和玫瑰色的唇印中,他应该知道:他的音乐理想已经实现了,他俘获了众多女歌迷的芳心,他受到了众多男歌迷的崇拜,我至今还记得1990年左右媒体报道一位湖南少女离家出走流浪广州街头,只为寻觅她的梦中情人——他。物质的、精神的,突然间如潮水般涌来,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可是,为什么他的身影还是那么孤清,他的神情还是那么落漠,他的眉宇还是那么忧郁?他的歌声还是那么忧伤?

印象里,没见过他开怀大笑的时候,不经意间绽放的一丝笑容也总是在霎那间转化为沉默。来到这个繁华而幻灭的世界,他似乎从来没有快乐过。他为什么而来,难道仅仅是为了承受痛苦?他给了这个世界那么多,而这世界又给过他什么?他给了我们那么多,而我们又给过他什么?这个世界幸运地拥有了他,他却从不曾拥有过这个世界。

他从很远的什么地方来?他又向很远的哪一个地方去?每一朵花的盛放难道都是为了最终的凋零?每一个人的出生与成长难道都是为了最终的灰飞烟灭?他就像曹雪芹笔下那为报雨露之恩而还泪的仙童,在他灿烂而短暂的生命旅途中边走边唱直至泪干情尽,为世人留下了一幅幅温暖而绚丽的永恒风景,而自己却依旧形单影孤孑然一身。谁若想真正明白什么叫做“遗世独立”,那就去看他幽深的双眸和孤清的身影,去听他冷寂的歌声吧。

他喜欢唱姜育恒的歌。姜育恒的声音几乎是华语乐坛最忧伤的声音,但他比姜唱得更忧伤。听着那些凄清到极点的歌,感受着音乐忧伤美的极至,每每为他心疼:是多少内心深处的寂寞沧凉,才能让他发出如此忧伤的声音?

他坚决拒绝了那么多商业演出,名利于他如浮云;他在巅峰过后绝然地激流勇退,到了异国却不知自己除了唱歌还能干什么;当他终于下定决心勇敢地回归乐坛后,却发现这个舞台早已不是自己的世界。而当年依靠大红大紫的他大赚其钱的商人们,在他低谷时绝大多数并未伸手帮他,因为那些人只对名利以及能为他们创造名利的人感兴趣。在这样浮躁世侩的环境中,他怎能不孤单?怎么能快乐?

所以当他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不属于他的人间时,是他的不幸,还是他的幸运?我们该为他哭泣,还是该为他微笑?二千三百年前庄妻死,庄子鼓箪而歌,是庄子无情,还是庄子深情?

到底是蝶梦庄周,还是庄周梦蝶?他在人间得到了一切名利,却依然一无所有;他离开人间失去了一切名利,却得到了他想拥有的宁静的一切;他早已看淡看穿看透了这世间的一切,而世间的人依然徒劳地在乎着这必然幻灭的一切;他早已潇洒地抛下了这身外累赘的一切,而世间的人依然汲汲于那庸俗琐碎鸡毛蒜皮的一切。也许我们不必孜孜于庄周,或惴惴于蝴蝶,因为时光早已记录下这一切,又很快将冰封这一切。

            

 

追思绵绵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