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听边哭边写   

 

曾经几度沧海 (百度)

 

 

 

其实我的文笔属于另类,用作调侃或平铺直叙强过追忆悼念——尤其用来缅怀陈汝佳这样细腻精致的男子。然而还是想写些什么,即使不是为了纪念陈汝佳,而只为了抒发这次因为他辞世使我所感到的几十年来少有的悲伤。

喜欢一个人真的不需要理由,然而一种喜欢在背井离乡挣扎求存饱经磨难之后依然刻骨铭心不可自拔,那就是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了,我对陈汝佳,就是这样,算来已经17年了。

1988年,在那次的青年歌手大奖赛中初睹陈汝佳风采,自此深深迷恋,他的每一盘磁带:依次是《外面的世界》、《89陈汝佳》、《黑暗的空间》、《随风而逝的你》……必珍藏无疑,那种磁性如天籁般的声线,让我觉得我情愿在他的歌声环绕中死去,陈汝佳的歌,伴我度过了我的青年时代……

这些年浪迹天涯,经过了很多世事,也看淡了很多人情,在听到陈汝佳未经证实的死讯时,我情不自禁地极其牵挂,日日上网查证,一旦证实,泪眼朦胧……

人生总是苦多于甜:因为欢乐在感觉上太短暂、太雷同,于是我们内心铭刻着更多痛苦的烙印。一直喜欢忧郁的歌,如同好的文学作品总是出在社会动荡不安的年代,忧郁的歌总是勾起我痛苦的回忆,让情绪在一幕幕催我泪下的场景中肆意宣泄,悲从中来;一直不喜欢忧郁的人,总觉得人生应该善于把痛苦化作忘却给生命一个潇洒的笑容,耽于忧郁,结果无非亲痛仇快,徒然自苦……

但是,陈汝佳的忧郁真的打动了我,那不是某个时期的情绪低落和某个阶段的商业包装,那真的是一种与生俱来无处排遣深入骨髓遗世独立的落寞,天降其人,苦心孤诣;而生为该人,实为造化弄人天意如霜!
歌为心声,心声良苦,歌声自然绕梁三尺感人至深,陈汝佳的大量翻唱歌曲明显优于原唱者,就是他内心凄苦的真情流露,这份至情至性,又岂是普通的歌手所能达致。

于是欣赏着陈汝佳的歌心疼着陈汝佳的人忍受着如此天纵英才却不为世俗认同安慰着自己陈汝佳也不得志何况庸碌如我……今天,又感受着天妒英才陈汝佳英年早逝的悲哀……

一个身边亲人的离去,总是让我觉得世界很不真实,接着就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疲累:人生苦短,我们忙忙碌碌的生活,是否真的只是一个须臾即醒的梦境,一觉醒来:人间烟火碎了,连美好如精灵的陈汝佳,也随风而逝了……

有幸生在有着陈汝佳的年代,有幸听到陈汝佳的演绎,有幸做了陈汝佳的知音……现在看来,唯一不幸的是,我们所有因陈汝佳而起的感动,都象他所吟唱的《别亦难》,享受的是他蜡烛成灰泪始干的泣血而歌……
陈汝佳,走好,无论你因何辞世,你在我心中,依然美好得无出其右……

            

 

追思绵绵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