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佳已矣,虽万人何赎?!    

 

66飞鸿踏雪 (百度)

 

 

汝佳真的走了,静静地去了另一个世界。

当媒体将信将疑地刊登这个消息时,我以为又是一次“李雪健事件”,厌恶媒体为何拿这么优秀的人炒作。虽然有黄家驹的前车之鉴,虽然一直为陈汝佳瘦弱的身体担忧,但我不相信老天当真残忍到要把这些优秀的人类一一过早地收去。何况,前些年也流传过这类谣言,不是被陈汝佳复出乐坛所粉碎了吗?因此,我盼望着身着一袭优雅白衣的陈汝佳再一次微笑着走出来,令这些谣言不攻自破,且大度地宽容原谅那些造谣人。
而当今天看到多个媒体异口同声地坚决证实陈汝佳离世消息属实时,我悲哀的泪水一滴滴响亮地掉落在那无情的白纸黑字报纸上。天妒英才的咒语再一次应验在了这么一位风华绝代的艺人身上。他竟然已离开一年多了,他永远不会知道一年后的我们内心是多么震撼与苦痛。对这个惨痛的事实,我感觉是上苍见人间俗甚,就安排了一位仙童来到世间,长大后他成了白马王子,为国人献上了好多好多优美的音乐,成为八十年代内地唯一可与费翔抗衡的乐坛巨星,他得到了观众雷鸣般的掌声,但他收获的是高处不胜寒的内心深处的孤独。如今上苍见他太过孤独寂寞,就提前让他回去了天国。

陈汝佳的形象、嗓音及舞台风范是独树一帜的,近二十年来未有歌手能超越他的完美。他风度翩翩的俊朗外形,唯有年轻时的童安格可与之相提并论;他的嗓音非常深情婉约凄美,由他原唱的《故园之恋》、《心中的安妮》、《黄昏放牛》等立即风靡全国。他还先后翻唱过姜育恒的《那一夜好冷》、童安格的《说爹地》、齐秦的《外面的世界》、黄舒骏的《听不懂的话》、王杰的《为了爱梦一生》、赵传的《男孩看见野玫瑰》等台湾优秀创作歌曲。这六位都是实力派唱将,风格各不相同,而陈汝佳翻唱的这些歌与原唱相比竟全都毫不逊色,令人为他妙不可言的歌唱才华击节赞叹不已;他潇洒优雅从容不迫优美绝伦的台风,数遍华语乐坛,竟很难找出一个对手来(唯早期费翔可略做比较);而他恬静淡泊善良低调的个性,更是娱乐圈罕见的异薮。他崛起于中国流行音乐风起云涌的八十年代中后期,为建国后首批中国流行音乐的广泛与深入的传播起到了居功至伟的先驱贡献。

如此优秀的音乐人走了,回到了他原来所在的天国,留下来的汹涌俗世人潮中孤独的我们,从些将更加的孤独与冷清。当年秦少游辞世,苏学士悲痛得吃不下饭,在少游的佳词后题跋道: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如今汝佳走了,我们这些被他优美的歌声感染过的爱乐人同当年的苏东坡一样的泪如雨下、痛心不已:汝佳已矣,虽万人何赎?!

他静静地走了,正如他静静地来。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在热爱他的爱乐者们的泪雨中,希望身在天国的他能感受到我们对他的爱、疼惜与怀念,同时灵魂得到安息。

            

 

追思绵绵首页